小说2016 > 免费小说 > 杀殉

第一百八十八章 鱼入瓮中

    “报!”

    “杨一将军已经引淳太牢至瓜州!”

    吴钩坐在悬崖上,从他所在之地,能够看见蜿蜒的峡谷谷底。

    他身后旌旗招展,康泉安、高钟山两人分列其后。

    至于罗御府和赵一两人被他安排在了郭浮部,以步军为先锋,逼杀淳太牢。

    “咳咳咳。”

    峡谷上,风势不弱,吴钩身穿铠甲,身子发凉,他身旁的沈推之和李清栏颇为担心他此刻的伤势。

    “师兄,一会儿麻烦你去对付淳太牢,务必不能让他逃出去。”

    昨日夜里素十二和念子佩两人齐齐赶到了瓜州,这让吴钩十分欣喜,他正愁淳太牢无人可敌,以李清栏和沈推之两人同样难敌,若稍有不慎,两人甚至会战死沙场。

    现在素十二来了,他便放了一百个心,素十二力战华秀山他可曾是见过的。

    至于沈推之和李清栏两人还是待在自己身旁守护自己为要。

    而素十二带来的念子佩,倒是让他觉着奇怪,无缘无故手持紫衫梧桐木,说是奉了师命来找指腹为婚的未婚妻。

    “吴将军,一会我也下阵吧。男儿保家卫国,是我唐国人的理所应当之事,我不懂行军调兵,却有些修为可言,能帮得上忙,我也不失我大唐勇武之风。”

    念子佩没有杀过人,今日主动请缨,倒不为甚,为的是家国兴亡、匹夫有责。

    “书院先生也曾说过,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我也算是属于达那一列。”

    吴钩轻声笑道:“子佩兄弟为国报效之心,本将理解,若一会有需要子佩兄弟施手的地方,还请子佩兄弟帮忙。”

    念子佩抱拳笑道:“那时敬请吩咐。”

    “报!杨一将军攻破瓜州,沿峡谷而来,淳太牢紧追不舍,约有九万骑军!牛犇将军处,死守瓜州,与敌军交战。”

    吴钩点头,斥候退下。

    淳太牢已经入套,既然如此,吴钩此计,便已成功。

    “驾!”

    杨一马鞭挥舞不停,战马臀部被抽出血来,他绝不能让淳太牢咬住自己的尾巴,否则待陌刀军杀出,自己的部下,必定不能脱身,死于战阵之中。

    决不能再让漠北骑军人数减少了。

    “快啊!”

    杨一如此之疯狂,身后士卒速度也紧跟其上。

    “报!将军,杨一将军大军离我们不过百步,金帐王庭死死咬住,在杨一大军尾部一百五十步后!”

    峡谷下两侧藏兵处,苏定将点头,他身后漠北陌刀军,双眼杀气腾腾,陌刀上寒气四射。

    “驾!”

    杨一与苏定将插肩而过,两人对视一眼。

    苏定将微微点头。

    待杨一大军尽数过关,苏定将手一挥,陌刀军在土尘当中杀出,迅速结阵。

    苏定将立在军阵当中,双眼皆被土尘弥漫。

    淳太牢也看不清前路如何,土尘笼罩住他们所有人的眼睛,只看得清眼前三步,耳朵只能听见马蹄声。

    “报!将军,金帐王庭已经攻入瓜州!”

    杨绪武带人疾驰,此刻他们还有三十里地才能赶到瓜州。

    前方斥候来报,杨绪武焦急,他已经抛下了一切无用的辎重,只带了水和兵器。

    “报!将军,我军收到吴将军信号!”

    邱差和林冷月点头,他们自瓜州两翼藏兵蜿蜒峡谷之地杀出,围攻淳太牢骑军后方。

    “报!金帐王庭全部入峡谷!”

    吴钩点头,伸手一抓,抓住令旗。

    “高钟山!”

    “末将在!”

    高钟山双手接过令旗,翻身上马,奔向瓜州后方。

    “斩!”

    苏定将站在阵中,静待金帐王庭军卒冲来,待马蹄声近了。陌刀军能够感觉到金帐王庭迎面扑来的杀气,苏定将大喝一声。

    淳太牢在土尘中看见了寒光闪闪的陌刀,来不及反应,陌刀已经斩下。

    “咔嚓!”

    人马俱碎。

    淳太牢、拓拔无奇、两位祭司反应迅速,抽身而退。

    只是第一斩,便是满地破碎尸骸,成河的血流!

    可突然停速,难以停住,倒下的是尸骸被后来的战马踩踏,踏成肉泥。

    第二斩斩下,血腥味在这狭窄的空间里让人作呕,血浆将峡谷两壁染红。

    长柄靠腰,以墙推进,陌刀下,没有全尸。

    “报!苏定将将军与金帐王庭交战!”

    斥候疾跑上来。

    吴钩拿出第二道令旗,交于康泉安。

    康泉安持令,站在峡谷一侧,挥动大旗。

    霎时间,箭雨如蝗,直射谷底。

    哀嚎之声,震的峡谷颤抖。

    郭浮部已经结阵,只待邱差和林冷月带军冲击敌军后部。

    “杀!”

    林冷月手持一柄偃月刀,带军杀出,冲过郭浮部,偃月刀挥舞,势不可挡,率先杀出一条血路。

    “封!”

    郭浮大喝一声,刀盾手竖盾,长枪手架起长枪,缓缓推进。

    高钟山手持令旗,兵分两部。一部,随郭浮推进,与郭浮军相距十丈。

    一部,面对瓜州,应对金帐王庭援军。

    果不其然,听得炸耳的喊杀声,瓜州内两千金帐王庭迅速下城,骑上战马,飞奔而去。

    城墙上,牛犇跌倒在地,再看身旁只有两百余士卒。

    “去,去,拉上拒马桩,刺蒺藜!”

    牛犇让仅存的校尉扶起自己,让人在城门下拉起拒马桩和刺蒺藜。

    “将军!”

    校尉回头一看,却见的城外有数千余金帐王庭骑军奔袭而来。

    “快!拉上拒马桩!刺蒺藜!”

    “狗日的,早知道老子就撤了,这下糟了!两百多个人,没有城门!”

    牛犇大急,带着几十名军卒跳下城墙,拉起拒马桩!

    “报!”

    “瓜州外,有金帐王庭骑军约六千人袭来!”

    吴钩道:“知道了,传令牛犇,死守瓜州,等待援军。”

    “师兄麻烦你了!”

    吴钩已知陌刀军和金帐王庭交手,想来淳太牢也要出手了。

    素十二点头,脚下一点,直接跃下峡谷。

    “他们才几百人,要不要我去帮帮他们。”

    说话的是李清栏,数百兵马守城门的瓜州,艰难。

    “不用了,你又不能一人全部杀完那些金帐王庭的援军,否则他们还是会死。我早先说过让他们撤离,他们不愿,无怪我了,只能等高钟山歼灭金帐王庭的两千余骑兵或者等杨绪武到了。”

    吴钩让沈推之扶起自己,稍微在靠近峡谷,他看着峡谷下无还转之力的金帐王庭骑军被箭雨、滚木、礌石不断击杀,笑道:“这就是鱼入瓮中。”

    </br>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