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4登山

    夏宇还礼后,看向书院众人,说到“书院二层楼考核现在开始,诸位,想参加的现在开始登山就是了。”

    待夏宇宣布开始后,率先出发登山的却不是书院弟子,而是一位年轻的僧人。

    僧人好像是等不及了,一句话也没有说。这让坐在前面观礼的亲王殿下很是不满,李沛言回头问身旁的礼部官员“这僧人是谁?”

    礼部官员语气有些胆颤,抬手擦了擦额头的汗液,回答到“来自月轮国大渡寺的游方僧人,提前做了申请,所以今日被允许入院。”

    李沛言愣了愣,没有在说什么。

    和世间想像不同,书院从不看参加者的国籍,派别。书院欢迎世间所有人来参加挑战。

    进入二层楼,有机会面见夫子,得到夫子的教诲,这种机会让所有修士都甘之若饴。

    所以这么多年来,只要是二层楼开启,那么无论是南晋,大河还是月轮的青年才俊都会千里迢迢的赶来参加。

    主次此次二层罗开启的教习反倒脸上有些不悦,不过者不悦是对与书院众人的,在他看来,既然是书院弟子,在这种时刻,断然没有躲在他人身后的道理。

    这是又有三位青年在同伴的激励下开始登山。书院中有些人开始急躁,他们将目光看相关站在前面的谢三公子身上,好像是要找到什么精神寄托一般。

    夏宇则笑着看向书院众人,目光平静,且悠远。他没有去催书院之人去登山,反而还阻止了有些发怒的教习。

    果然片刻之后谢承运等术科六子开始登山。不久之后,隆庆也开始登山,不过与他人不同的是,他在登山前先像夏宇行了行礼,以示尊重。隆庆的行为让周围没有参加那场晚宴的人吃力一惊。纷纷在议论夏宇的身份。

    隆庆登山也引发了四周的一片议论,有人看不过书院没有直接给隆庆进入二层楼的名额,有人说是书院和唐国借此威慑西陵,还有人说书院会不会在登山中做什么手脚。

    夏宇都没去理会,反而看向后来的宁缺,他在想,宁缺还能忍到何时,又何时才会开始登山。

    石坪上的众人,看着远处山上的身影,都在不断感慨着书院选择二层楼弟子的方法,看着后山石壁上那不规则的线条,以及登山路上那一个个如同提线木偶的青年。哪怕是莫离神官这般修行者也不知道这山上到底发生了什么。

    众人谈笑饮茶间,山上下来四位书院执事,也就是这四位执事引起了石屏上众人的惊呼。

    原来这四位执事抬着一张担架,担架之上是一位年轻的大河国修士。大河国使臣没有想到第一个淘汰的竟然是大河国的人,输了也就罢了,重点是竟然不知为何而输。这大河国使臣也有些恼羞成怒,跑到执事身前“登山登山,怎么就把人登的昏迷了?”

    那执事面无表情回答“在我书院,昏迷很正常,登楼都会吐血,更何况是登山。”

    片刻之后,隆庆率先走入山间那迷雾之中,而此时想要进入二层楼的已经有一半被执事抬了回来。

    “西陵神殿果然不愧是修道万宗之祖,庶民敬奉之地,天谕院则不愧为世间玄学妙境,隆庆皇子翩然登山,如此天人之姿,岂是其余人等所能比拟的?”

    燕国使臣看着自家皇子领先于众人,傲然自处,半侧身子吹捧着西陵神殿众人。

    莫离神官神色平静,不过眼中的喜悦却出卖了他,“隆庆天赋出众,又有昊天保佑,得昊天神辉恩惠,神殿授其裁决重任,书院虽说是高洁之地,但登上院后的一座山,还是不足以如此夸耀的。”语气平淡无奇,但其中之意却让在座之中的书院中人有些恼怒。

    燕国使臣望向唐国官员,语气淡然“说起大唐帝国,名将贤臣云集,只是可惜这一届书院,似乎没什么出众之人。”

    燕国使臣不敢挑衅大唐亲王,公主,没有大声说出这番话,却也没有可以控制音量,那语气之中的嘲讽之意,让人动容。

    “非得最后一个出发,然后第一个登顶,这隆庆的样子真是让人恶心”诸由贤从怀中取出一包干果,对宁缺说到。

    宁缺看着众人神情,感受这此时的气氛,说到“要不,我去试试?”

    他的声音很轻,却仍然被一旁的诸由贤听到了。他看着宁缺,不可思议的喊道“你说什么?要试试?但不成你想登山?”

    石坪上的众人都被这句话给吸引了注意,本就很是安静的环境,突然出现一声惊呼,怎么可能不去注意。

    宁缺无语的看向诸由贤“我说,你声音可以再大些吗?”

    诸由贤跳了起来,看向宁缺“你真要登山?真要进二层楼?”

    这一下所有人都听清楚了,书院众人都看向宁缺,震惊的长大了自己的嘴巴。

    宁缺将诸由贤手中的干果抢了过来,抬步走向书院后山走去。

    夏宇微笑的看着走向后山的宁缺,心想,你终于忍不住开始登山了。淡淡开口到“书院二层楼的考核只是登山,何时登山没有规定,他此时登山也是可以的。”

    在宁缺走后,夏宇站起身,对众人行礼“想来应该不会有要登山的了吧?我便去山顶等着那最终登顶之人了,各位,在下先行一步了。”

    说罢,抬脚便要走,又突然想起什么,转头看向书院众人中的一位女子。他记得这个人,在前世他便很喜欢这个姑娘,因为宁缺喜欢书痴,爱的是桑桑,心中不会有她的地方,所以便和宁缺做了兄弟。这个敢爱,知事,懂礼的姑娘,夏宇很欣赏。这个女子便是书院学子中的司徒依兰,一个从小梦想做一位女将军的女子。

    夏宇不记得她是否有修行资质了,但是如今她站在书院术科众人之间,想来还是有一定天赋的。夏宇将自己的念力向司徒依兰涌去,探测她的气海雪山,心中有了打算。

    一旁的莫离神官见夏宇说走却在这愣住了,不由的出声问道“十二先生,不知还有什么事?”

    </br>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