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升温

    沈江然打开家门,与顾梓喻家格局一样,装修的是极简风格,卧室朝阳,环境安静,很适合搞创作的人居住,比他之前住的,束手束脚的房子,不知好了多少倍。

    打量了一圈,整体已经被收拾的很干净了,冰箱里满满的食材,梁昕不由得感慨了一句,他很适合居家。

    梁昕和顾梓喻一人轻松地倚在沙发上,一人拘束地坐在椅子上。

    沈江然打开冰箱,抱出一堆食材,转身看了眼顾梓喻,露出笑容:“帮我一把。”

    于是顾梓喻从愣愣的坐着,到站起来帮他接过拿不下食材,然后跟他进了厨房。

    沈江然将食材放下,快速将厨房门关紧,生怕顾梓喻跑掉,“你就留在厨房帮我的忙吧。”

    顾梓喻犹豫了一下,厨艺上面她一塌糊涂,但打打下手还是可以的,虽然在老家时,母亲常常嫌弃她帮倒忙。

    她捋起袖子,没有拒绝,她迟早要学会面对沈江然的。

    梁昕听见厨房门关上的声音,又见顾梓喻久久没出来,会心一笑,打开电视看了起来。

    顾梓喻帮他摘菜洗肉,沈江然负责下厨,从他利落的刀工就看得出来,他一定经常下厨。不过,认识许久,顾梓喻都未曾有幸吃过沈江然做的菜,今日终于能大饱口福,她还是有些期待的。

    热锅、烧油、下菜、翻炒、调味,一套动作行云流水,十分老练,顾梓喻在一旁惊讶的有些出神。

    “你要不要试试?”沈江然见她渴望尝试的模样,将手中的锅铲递给她。

    顾梓喻接过来,小心翼翼地拨动,虽然锅中已经不再噼里啪啦地溅油,但她还是有些害怕,身体离锅边十几厘米远。

    “没事的,现在很安全,你再这样菜就要糊了。”沈江然见她畏畏缩缩的模样,忍俊不禁,一只手推着她的肩膀,一只手扶住她的胳膊。

    顾梓喻还是很害怕,身体僵直,被沈江然推动着才往前接近了一点点。

    等待广告的空隙,梁昕蹑手蹑脚的来到厨房门口,透过透明的门,看到里面和谐的场景,颇有男耕女织的样子,欣慰的笑了起来。

    三个人围坐在餐桌前,沈江然撬开了三瓶汽水,在每人面前放了一瓶。

    “祝贺你乔迁之喜。”梁昕率先举杯。

    三个瓶子碰撞出声响,汽水从喉咙一直刺激到大脑。

    桌上摆着四道菜,都是正宗的广东风味。

    “为了照顾梓喻的口味,居然一道北京菜都没有。”作为地道的北京人,面对一桌子广东菜,梁昕故作生气的说。

    “我也是广东人,当然更擅长做广东菜了。”沈江然笑着说,不让顾梓喻有心理负担。

    他赔罪的给梁昕夹了一大块肉。转手又夹了块给顾梓喻。

    “谢谢。”顾梓喻尝了一口,眼睛突然亮起了光彩,吃惊的看向沈江然。

    沈江然紧张的吞了吞口水,捉摸不透她的表情,迫不及待的问:“怎么样?”

    顾梓喻细细咀嚼了一番,感觉有一万种美好的味道在她的味蕾炸开,让她想起了身在广东的家人,想起了那年,她欣赏过的最美丽的梨花,但最后都变成了简单的两个字:“好吃。”

    但对于沈江然,这样简单的评价就已经格外满足了。

    “大厨级别。”梁昕倒是毫不吝啬的给出高评价,并且伸出大拇指。

    梁昕心情很好,拉着沈江然,拿汽水当酒,一大口接一大口地喝。顾梓喻则默默地吃着饭,听着两人聊天,偶尔配合的笑两声。

    三个人,四道菜,让整个客厅热气腾腾的,驱走了秋的凉意,顾梓喻已经很久没有这种直入心底,温暖的感觉了。

    沈江然说了很多工作上面的事,他现在帮很多音乐人写歌,报酬都不低,偶尔留两首自己满意的,在录音棚一录就是一整天。

    只要一说到音乐,他就变得喋喋不休起来,但顾梓喻并不感觉烦。在他身上,顾梓喻总能看到一种炙热的光芒,一种自己曾经有过,但不知何时已经几乎熄灭了的光芒。

    安逸的吃完一餐之后,梁昕优雅的擦擦嘴,意犹未尽的说道:“真想搬过来,这样每天都能尝到你的手艺了。”她十分惋惜,又羡慕顾梓喻能被这种万里挑一的男人爱着。

    看了眼时间,不早不晚,其实还可以留下来再聊一会儿天,但细细观察了一会儿不断游离在顾梓喻身上的眼神,她情不自禁的笑了笑。

    “今天忙了一天,我就先回去了,梓喻,就麻烦你收拾一下残局了。”梁昕站起身,满脸笑意的指了指桌上的空盘子。

    面对梁昕的笑容,顾梓喻只觉得头皮发麻。

    送走梁昕之后,偌大的空间只剩下她和沈江然两个人,空气微许尴尬,为了掩饰下来,顾梓喻迅速转身,收拾起桌子。

    沈江然走上前,接过她手中的脏盘子,并说道:“哪有让客人动手的道理,我来就好。”

    顾梓喻看着他,心中颇有微词,帮他摘菜洗肉,还拨动了两下锅的人不也是她吗。

    只是不包含恶意的举动却激起了顾梓喻的胜负欲,她大力从沈江然手中夺回盘子,“你忙活很久了,还是我来收拾吧。”

    说完,快速将几个盘子和碗垒在一起,绕开沈江然,走进厨房,尽数丢进水槽中。

    沈江然见她忙活了起来,不自觉勾起嘴角。

    认真做事的顾梓喻竟然有种贤妻良母的风范。

    顾梓喻有些心不在焉的洗碗,流动的水溅在水台上,打湿了她的衣袖,冰冰的,但她却没有反应,只因为她的目光落在客厅,正背对着她,勾着腰擦桌子的沈江然身上。

    一屋,两人,三餐,四季,这不就是所有人都向往的生活吗?

    看着沈江然忙碌的背影,顾梓喻竟有种恍若隔世的感觉。

    油腻腻的桌台不一会儿就被他擦的干干净净,他直起腰来,与此同时,顾梓喻仓皇的收回视线,落在流动的水上。

    “袖子湿了。”沈江然将抹布丢进水槽,抽了张纸擦擦手,低下头,把顾梓喻打湿的衣袖卷了起来。

    沈江然的脑袋和顾梓喻贴的很近,头发蹭得顾梓喻耳朵痒痒的,说话时的温热气息喷洒在她的脖子上,脸颊瞬间红热起来。

    “谢......谢谢。”顾梓喻结结巴巴的说。

    沈江然温润一笑,他们身上的薰衣草味混着洗洁精淡淡的柠檬味,散发着清香。

    彼此的心跳连在一起,汇成了华丽的乐章。

    厨房越升越高的温度,两张无限贴近的脸,映入窗帘的淡白色月光,引人遐想。

    仿佛过了一个世纪,沈江然抽回手,捂住嘴巴,干咳了两声,鼻息燥热。

    顾梓喻也慌乱的关掉水,将洗好的盘子摆进碗柜。手足无措地抽了两张纸擦拭着湿润的手心,不知是水还是汗。

    “都收拾好了,那我就先走了。”顾梓喻走到客厅,双手有一下没一下地在腿上乱拍。

    沈江然正坐在沙发上,无神的盯着一片漆黑的电视屏幕,听见顾梓喻说话,他立马站起。

    原本想说“再多坐一会儿吧”,但在说出口的片刻时间里,变成了:“好。”

    他将顾梓喻送进电梯,眼神随着闪烁的红字上升,直到定格在了十一楼,他才缓缓收回视线。

    顾梓喻回到家,拿着钥匙的手都在颤抖,她觉得有一双无形的手压住她的喉咙,令她喘不过气。快速打开门后,顾梓喻冲进家门,端起那杯不知道放了几天的水,顺着喉咙灌了进去,才让一直乱跳的心脏平定了下来。

    说不出具体的感觉,顾梓喻只觉得沈江然接近自己时,浑身酥麻,像被人点了穴,挪不动步子,而自己,好像不似之前那样排斥了。

    第二天一早,朦胧中就听见门铃被人一下两下的按着,顾梓喻掀开被子,揉揉惺忪的睡眼,双脚在地下划了几圈才找到鞋子。

    她打着哈欠,时钟上的时间指在八点半,好在她没有起床气。

    “来啦。”门铃声不曾间断,带着执着,势必要把顾梓喻吵起来才罢休。

    打开门,原本迷迷糊糊睁不开的眼睛突然惊讶地瞪大。沈江然穿着轻松的居家服,踩着款式和她差不多的拖鞋,端着两份尤为丰盛的早餐,笑脸盈盈的站在门前。

    “你怎么来了?”赶走瞌睡虫,顾梓喻用手抓了抓乱糟糟的头发,让自己看起来没有那么邋遢。

    “给你送早餐。”沈江然挥了挥手上的早餐,这是他提前一小时起床准备的成果。

    “哦……”顾梓喻应声,目光被早餐吸引,她让开挡住门的身躯,“那进来吧。”

    沈江然将早餐摆在餐桌上,顺手拿起果盘里放置的太久,皱巴巴的苹果。

    “你快去洗漱吃饭吧,我帮你把苹果削了。”沈江然说着,走进厨房,好似对这里熟悉至极。

    顾梓喻没说什么,进房间换下褶皱的睡衣,又简单洗漱了一番,在餐桌就坐。

    沈江然把苹果削了皮,切成小块端上餐桌,如果再多放置几天,估计它们也只能喂垃圾桶了。

    “快吃吧。”沈江然见她一动不动,只是露出些许惊叹的表情,心生自豪,将她那份往前推了推。

    “你起这么早,又来我家把我吵醒,就是为了一份早餐?”顾梓喻一边吃一边说,声音有些含糊不清。

    沈江然点点头,顺手递了张纸过去,让她擦擦唇角的食物残渣。

    “我吵醒你了吗?”沈江然急忙看了眼时间,他以为不会太早,但如果再晚一点,这顿早餐吃的就没有任何意义了。

    顾梓喻点了点头,“你来之前确实还在睡觉。”她温声说,并没有责怪沈江然打扰了她的清梦。

    “抱歉。”沈江然却放在了心上,他觉得自己突然来袭,是有些唐突。

    “早餐的面子上,可以原谅你。”顾梓喻笑的很开心,这是非常难得的情况。

    “那我下次再晚一点,但不能超过九点。”沈江然说。

    顾梓喻突然愣住,缓缓抬头看向他,“你要一直给我送早餐?”

    沈江然眨了眨明亮的墨眸,有力的点头,让顾梓喻相信这不是她的幻觉。

    “我一个人,没有必要,但两人份的话,刚刚好。”

    顾梓喻下意识吞了吞口水,却连带着没咀嚼细致的食物一起吞了下去,呛的咳嗽了起来。

    沈江然慌忙抽了两张纸递给她,抽身上前,轻柔地拍拍她的背。

    “你别着急,我不收你伙食费。”沈江然开玩笑的说。

    “但……总归有些不方便吧。”顾梓喻面露难色,他们两个,一个单身独居女人,一个单身独居男人,整天早上穿着居家服,素颜相见,多少都会有些不好的影响吧。

    “你放心,我绝无二心。”沈江然学着电视里发誓的样子,一本正经的说。

    顾梓喻看着他,思量了半天,也没有给出答复。

    “我一个人做饭肯定有吃不完的情况,而且你胃不好,又不会做饭,我多做你的那份,不是刚好?你要是怕邻居看见了不好,那我下次送完就走。”沈江然可怜兮兮的看着她。

    顾梓喻心一软,便应了声:“算了,你就直接拿过来吃吧,或者我下去,不然我好像被你投食的猫。”。

    纵使她有一千个理由拒绝,沈江然还是有一万个理由说服她。

    </br>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