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臭豆腐

    清欢这边确认所有的菜没有问题,永和关也传来了消息。

    “都好了,送到永和宫吧。”

    清欢和十四爷走在最前面。

    到了永和宫,见十三爷和四爷在正殿前说话。

    看到清欢,十三爷规规矩矩的笑着喊道:“四嫂。”

    四爷则是冷着脸,盯着十四爷:“你去了御膳房?”

    “我来给额娘请安,额娘说起四嫂在御膳房。四哥,我这是给四嫂去撑腰的。”十四爷刚想说点什么,就被清欢扯了一下。

    “爷,十四弟来的正好,帮我试了菜。”

    闻言,十四爷舔了舔嘴唇,视线飘到了身后那些小太监手中的食盒上。

    康熙爷和德妃娘娘在内殿说话,四爷便让人先将晚膳提了进去。

    等众人到了后,先给康熙爷行了礼。

    康熙爷微微眯眼,打量着清欢:“起来吧。”

    说着,看向桌上的饭菜:“老四媳妇心思巧......这是,臭豆腐?”

    清欢抿唇轻笑:“回皇阿玛的话,正是臭豆腐。只不过因着是突然的兴起,这菜卤浸泡的不入味,可能味道没那么的好。”

    “不不不,这已经很好吃了!”十四爷率先举手:“皇阿玛,您快尝尝,四嫂的手艺绝对好。”

    俨然成了清欢的头号粉丝。

    李德全替康熙爷先盛了一碗汤,而后替他布菜。

    一般而言,有康熙爷在的地方,御膳房送的菜色都会精致一些。

    从摆盘上而言,清欢是没多注意的。

    她选择这些菜,更想要做出的是家常菜的味道。

    鉴于不知道康熙爷的口味,清欢便清淡的辣的都来了一点。

    这一餐,康熙爷比平常多吃了一碗饭,离开永和宫前还特地赏了清欢二百两纹银。

    清欢双眸微亮。

    这还是有人第一次实实在在的用银子砸她呢!

    四爷赏赐下来的东西多以衣裳首饰药材为主,说起来,清欢手上除了月例就没进项,全部都是往外打赏。

    所以,回去的马车上,她唇角的笑意一直都没消下去。

    四爷侧目:“这么开心?”

    “恩!”

    “因为二百两银子?”

    清欢狠狠的点头:“对啊,爷,这银子多实在的东西啊。妾身在府上这么几年,每个月除了月例银子,可就没其他的了。您是不知道,这有了银子傍身,妾身晚上都睡得舒坦些。”

    四爷忍不住扶额。

    小福晋这心思——当真是浅薄的很。

    为了二百两银子,可以说都丢了身份。

    回到贝勒府,四爷顿了顿脚,直接去了正院。

    “妾身给主子爷请安。”李氏的声音遥遥传来。

    四爷和清欢双双站定。

    明围院门前挂着两盏红灯笼。

    李氏站在门内,裹着个玫红的斗篷,倒是将她衬的愈发娇艳。

    “苏培盛。”四爷蹙着眉宇道:“李氏不是身子还没好么?你去说一声,让她别站在院子里,好好养着身子。”

    说完,便大步往前走,再没朝着那边看上一眼。

    清欢耸了耸肩,小跑着追了上去。

    “爷,李格格那边传话来,说是身子好的差不多了。但人如今还在禁足中,想着来给您或者是来正院请安都没法出来。”清欢追着四爷进了正院,将明围院的事儿说了一通。

    “你怎么回复的?”

    清欢倒了杯热茶递到四爷的手中,淡淡的说道:“正院请安就不必了,我这里也一直没这规矩的。至于若是想要去前院请安,还是得爷说了算。”

    四爷默了默,叹了口气:“你啊,惯会偷懒,就喜欢把这些事往爷身上推。”

    清欢笑了笑,抿唇没说话。

    那还不是李氏的真实意图是四爷您么?

    她不往前院推往哪里推?

    “再过十日便是过年的好日子,各位爷的府上,妾身已经送了东西过去。三十的那天晚上,宫中必定是有除夕宴,所以咱们府中除岁宴就定在了二十九。

    爷,等到了二十九那一日,便让李氏出来一起用个晚膳吧。咱们府上如今人少,可大家也得热热闹闹的过个年。”

    宫中夜宴,若非是有特殊传召,每个府上只有福晋和侧福晋能入宫。

    像李氏她们,是没有入宫资格的。

    “这些都你定,既然你想让她出来,就出来吧。”四爷不在乎,这对于他而言就是一件小事。

    ——

    “爷当真同意让我除岁宴的时候出门?”昨晚远远的看了眼四爷,苏培盛传了那些话,李氏一整个晚上都没睡好。

    王天保笑着点头:“这是主子爷同意的,主子让奴才来跟您说的。那一日到了晚膳时分,您可以出门去正院参加除岁宴。但您这禁足,主子爷还没说解除。”

    眼看着李氏神色渐变,明慧笑着打了个欠:“劳烦王公公走这一趟了。”

    李氏反应过来,淡淡的说道:“有劳福晋费心了,你记得告诉福晋,就说我会等到正院的消息再出门。”

    王天保笑着告退。

    李氏立刻活泛了起来,走到衣橱前:“那日我便穿这件杏黄色的,娇嫩。或者是这件粉色的?但主子爷喜欢我穿那件玫红色的斗篷,衬的我白。”

    “格格,您先别着急,咱们还有好几天的时间准备呢。而且,您还得想想西院的那位。”

    李氏瞬间没了挑选衣服的心情,烦躁的甩手:“宋氏扒着怀恪不放,我能怎么办?如今能让怀恪回我身边的,只有爷和福晋。

    之前的事情推给了张起麟,但难保爷心中没有怀疑。怀恪这边,我只能慢慢的想法子,切不能再中了宋氏的计。”

    李氏要出门参加除夕宴的事情,消息一出,整个贝勒府都知晓。

    宋氏抓着怀恪的小手,双眸微闪:“是爷下的令,还是福晋的意思?”

    “格格,那一日主子爷也会在的。”

    “那怎么能一样?如果是爷的意思,就说明李氏还能翻身。但如果是福晋的意思,李氏翻身,还早了点。”

    瓜尔佳氏的事情,她倒是小看了李氏。

    竟然能用一个明慧就算计了张起麟,这一次的禁足,还真是禁的太有用了些。

    “把这事情去打听清楚。”宋氏起身,走到窗户前关上了窗。

    </br>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