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 酸汤牛肉面

    腊月二十九这一天,清欢也没赖床。

    吩咐了人将府中各处装扮一新。

    “爷,这是妾身给您准备的衣服。”清欢拿出一件新的衣裳,放在四爷跟前:“前些时日得了一块很好的布匹,再加上用额娘赏赐下来的皮毛做了领子,暖和又舒坦。”

    四爷将手浸入热水中,闻言挑眉:“你有心了,替爷更衣吧。”

    清欢:“......”

    她只是负责动动嘴皮子,不负责帮着穿衣啊?

    四爷展开双臂,站在清欢跟前,见她迟迟未动,笑道:“怎么?这是不乐意?”

    “没有没有。”

    碍于四爷的威压,清欢心中的小人默默地诅咒着,手上的动作却是不停。

    她会穿,毕竟已经看着苏培盛替四爷更衣这么多次。

    可从没想过亲自上手的。

    故而动作上慢了一些。

    石竹和白术对视了一眼,默默地别开头。

    主子这穿衣的能力,实在是不忍直视。

    最后磕磕绊绊的替四爷穿好了衣服,清欢才让丫鬟替自己更衣。

    等她出来的时候,四爷放下手中的书:“好了?来用早膳。”

    “爷今日还出门吗?”临近年下,四爷已经放了假,不用早早的去上朝。

    “早上有点事要出门,约了大哥和二哥。午膳就不回来吃了,到时候直接回来用晚膳。”

    清欢若有所思的吃着牛肉拌面。

    她特别喜欢吃酱牛腿,尤其是牛腿上的牛筋,酱着贼好吃。

    故而今日主食是牛肉拌面,王奇除了准备酸辣萝卜等开胃的小菜,将早些日子酱好的牛腿切了端上。

    清欢双眼锃亮。

    石竹明了,不着痕迹的将一边的牛筋放在清欢跟前。

    清欢吃的眯起了双眼,当又夹起一块的时候,却被人虎口夺食。

    “爷!”

    四爷悠闲的吃掉了那块最大的牛筋,挑眉:“爷方才还觉得肉好吃,没想到最好吃的是这牛蹄筋。王奇这奴才,原来分开是为了方便你吃这个。”

    清欢咬着唇瓣,控诉的看着四爷。

    不带这样子抢人爱吃的东西的!

    四爷闲闲的看了她一眼。

    清欢瞬间低头,狠狠的咬了一口面条。

    不仅抢人吃的,还威胁人!

    了不起!

    用过早膳,四爷便出了门。

    瓜尔佳氏胎像稳固之后,还如同往常一般,常常来正院。

    “妾身给爷请安。”四爷顿住脚步,朝着她看去,“起来吧,来给福晋请安?”

    “正是。今日是府中的除夕宴,福晋必定要准备许多的东西。妾身平日里承蒙福晋的照顾,就早些来看看有没有妾身能帮忙的地方。”

    从头到尾,瓜尔佳氏都没抬起头。

    四爷也没正眼看她,闻言摆摆手:“福晋身子弱,你能帮她,自然是好的。”

    话音刚落,四爷便大步往外走。

    瓜尔佳氏浑身放松下来,整个人都不再紧绷,优哉游哉的进了正院。

    如兰低低的咒骂了一声。

    如月冷眼瞧着,扯了她一把,“你别乱来,主子说的那些话,多想想。福晋可没做对不起主子的事情。”

    “若真没做,就该查出当日是谁害的主子,而不是将这件事情暗地里处置了!”

    如月蹙眉:“张起麟的下场你没看到?你如果有本事证明和正院或者是明围院有关,我就不会拦着你!如今你没这本事,就别乱折腾,免得拖了主子下水。”

    等二人走后,白术从角落里走出来。

    盯着如兰不忿的背影,狠狠的冷笑。

    “你来了?最近身子怎么样?我看你脸上的肉多了一些。”清欢在定晚上的菜色,见瓜尔佳氏进来,便先将东西交给了石竹:“你先把这里面的菜去告诉王奇,若是有加的,到时候再提前通知。”

    瓜尔佳氏看着清欢吩咐好,才道:“妾身是来看看有什么可以帮忙的。”

    “不用,你胎像虽然稳了,但李大夫也说了,可万万不能操劳。再说了,我也就是将事情吩咐下去,其他的都是他们在做。”

    清欢喝着桂圆红枣茶。

    宋氏是带着怀恪过来的,话也说的直白:“今儿个是除夕宴,这马上一年就要过去了,妾身就想着来您这里多蹭一顿饭。”

    清欢失笑,将怀恪抱了抱:“怀恪重了不少,一看便是你照顾的好。石竹,把我给怀恪准备的衣服拿过来。”

    小孩子长得快,清欢就很少给怀恪准备做好的衣服。

    大部分都是赏赐布匹下去,让宋氏自己去捣腾。

    “这些都是宫里赏赐下来的柔光锦做的,小孩子穿正好,不扎身。”

    宋氏连忙起来道谢:“其实平日里您赏赐的给怀恪做衣裳的布匹,还剩下不少。您不用这么费心的。”

    清欢没接话,错开话题,说起了最近接到的消息。

    “宫里娘娘传来消息,等年后过了十五,咱们府上要多出两个妹妹。”

    话音一落,宋氏和瓜尔佳氏神色间均是愣怔。

    唯独清欢,再一次举了茶杯喝着。

    果然啊,看到她们的神色,她心里也就没那么的难受了。

    “爷府上的人一直都很少,但日后也必定不会少。等有了新妹妹,大家都得互帮互助,且不可生出嫉妒的心思。”

    “是,妾身知晓。”瓜尔佳氏和宋氏起身道。

    清欢轻笑:“午饭我没准备的太多,就准备了春饼和一些小菜。二位妹妹若是吃不惯,小厨房里还准备着牛肉汤,可以下面条吃。”

    “那妾身就请求福晋给妾身来一碗酸汤牛肉面吧。妾身这些时日,就想吃些酸酸辣辣的。”

    宋氏笑道:“俗话说酸儿辣女,你这又吃酸又吃辣的,可是不好判断了。福晋,妾身就随着您的准备来。”

    清欢点头,让石竹去告诉了小厨房。

    宋氏是第一次吃到正院小厨房准备的菜色。

    比起瓜尔佳氏不动声色的吃着面,宋氏心中则是讶异。

    怪不得连李德都要来正院待上一段时间。

    这小厨房的手艺的确是比府中的厨房好了不少。

    宋氏素来是规范着自己,在用膳上也是不多不少。

    今儿个却是没忍住,吃了不少的春饼,吃到后面吃的开心,还要来一碗牛肉清汤面。

    </br>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