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鲫鱼豆腐汤

    傍晚,眼看着天暗下来,清欢让王天保去明围院通知李氏。

    李氏来的很快。

    估摸着是王天保去传了话,她就来了。

    进了正院,李氏先是环顾了一圈,没见到四爷,眼中闪现失望。

    对着清欢行礼的时候,就不那么的尊敬。

    清欢没搭理她,任由她行礼,对着瓜尔佳氏和宋氏道:“爷今日早早的出门,不过说好了会回来用晚膳。这一年又快过去了,府中发生的事儿不少,也添了不少的好消息。”

    “还是福晋辛苦。府中能安安稳稳的过日子,这其中您是最辛苦操劳的。”宋氏笑着回应。

    她是最早伺候四爷的人,此时跳出来说这一句话,不逾矩。

    瓜尔佳氏亦是笑道:“宋姐姐说得对。妾身虽说入府不久,但从入府开始,便见您操劳,也怪我平日里笨手笨脚的,帮不上您的忙。”

    “府中事情的确多,福晋若是觉得自己应付不过来,大可以请了咱们帮忙。说句实在的,若是福晋有令,我们怎敢推辞?”李氏唇角微扬,讽刺的看着清欢。

    年纪小,心性不定。

    什么辛苦操劳?

    不过是最懒怠的!

    “爷升了贝勒,府中事情必定会增多。之前爷是阿哥的时候,妾身就瞧着福晋您忙得慌的样子,这段时间,怕是更加忙了吧?”

    李氏眼瞅着众人神色不一,继续说道:“以往爷瞧着您顾不过来的时候,还让妾身帮着您你。今年没有妾身的帮忙......”

    “本福晋,好得很!”清欢握紧了手中的暖炉,缓缓地说道。

    李氏面色微滞,不悦的看着她。

    偏清欢好像是看不见她的神色,自顾自的说着:“之前你在爷身边伺候,是最得爷欢心,也是最让爷省心的。

    可能是有了恩宠就骄纵了起来,爷和我也没想到今年你会做出那些事儿。

    之前我的确是体弱,心力不胜。爷觉着我这样子,便让我将一些无所谓的小杂事交给你去办。

    只不过,你还是得明白,自始至终,我才是爷的福晋,而你,只是一个格格。”

    李氏身形僵住,双眸喷火。

    明慧在一边急的很。

    可如今的李氏正想灭一灭清欢在府中的威望,怎会罢休?

    “你曾经最得爷的宠爱,想必是因为很懂得规矩。但方才你向我行礼时的样子,好似不怎么对呢?”清欢抚摸着茶杯,抿了一口茶,眼中冷意闪过。

    白术顿时明了,“李格格,咱们主子的意思是,让您重新行礼。记得,务必得规规矩矩,不可敷衍,更不可出错!”

    李氏脚步刚动,就被明慧拽了拽:“福晋,格格只是这些时日心气不顺,这才说错了话,您别往心里去。”

    聪明的人,总是很能看清楚形势的。

    便是宋氏和瓜尔佳氏都暗叹了一声,这明慧若不是跟在愚蠢至极的李氏身边,日后必定是可以有个小作为。

    可惜了。

    宋氏捏着帕子,轻柔的道:“福晋,这大好的日子,您可千万别生了气。李妹妹,你还是快给福晋行了礼坐下吧。”

    李氏狠狠的咬唇,在众人的注视下,不甘不愿的行了礼。

    倒是规矩的很,标准的很。

    四爷回来的时候,就看到泾渭分明的两边。

    他也没时间搭理这些:“晚膳准备好了吗?”

    “爷回来了。”清欢迎上去:“小厨房都备好了,怕王奇来不及,妾身往大厨房那边借了点人。”

    “你管着后院的事宜,大厨房也是归属你调配,这只是小事。既然都准备好了,就上菜吧。”

    四爷脱下外边的大氅,走到主位上坐下。

    李氏咬着唇,含情脉脉的盯着上座的四爷。

    四爷望了一圈,对着宋氏问了怀恪的事情,又叮嘱了瓜尔佳氏好好地养胎。

    等到李氏这边,一转头就对上这么一双眼,四爷一时没反应过来,愣了愣。

    清欢唇角微勾,将一碗羊蝎子汤放在四爷跟前,杯盏碰撞间发出一丝清脆的响声。

    四爷回过神,朝着身边望去,正好对上清欢似笑非笑的眼神。

    不知怎的,四爷觉得自己有些心虚。

    “羊蝎子汤一如既往的好喝,你也来一碗。”说着,便亲自给清欢盛了一碗:“府中的吃食,还是你这儿的最合爷的心了。”

    清欢觉着心中好笑。

    但见四爷这么上道的觉得好似自己真的有错的样子,她心里舒坦了不少。

    看来这些时日的日夜陪伴还是有效果的。

    对于这样子大背景之下的大男子主义男人,可不得慢慢的、一点点的玩渗透战?

    “爷早上说想吃油炸丸子和鲫鱼豆腐汤,妾身都让王奇备好了,您快尝尝。”

    四爷松了口气,吃着碗中的丸子,对着清欢使了个眼色。

    下面几人看着两人的互动,心思各异。

    宋氏觉得心中酸楚,早早地低下头吃着菜。

    或许是正院的菜好吃,渐渐地,心里也没这么难受,中途还抱着怀恪到四爷跟前和四爷说了会儿话。

    瓜尔佳氏自是不必说。

    本来她怀孕后胃口就大了不少,今儿个可不得好好地吃回去?

    再说了,她一向都看得开,觉得四爷和福晋过得好,她们才能过的安稳。

    只剩下一个李氏......

    四爷和清欢表现的恩爱,她就心如刀绞,恨不得上前将二人分开。

    她从来都觉得自己和福晋之间只相差了一个出身。

    “爷。”李氏起身,盈盈的走上前,“妾身来之前,亲自做了份您喜欢吃的翡翠糕。”

    翡翠糕,顾名思义,看上去晶莹剔透的绿色。

    看着赏心悦目,很有食欲。

    清欢舔了舔唇,支着下巴:“李格格有心了,这糕点倒的确是爷往常喜欢吃的。”

    四爷抬了抬手。

    苏培盛立刻将那翡翠糕挪了过来。

    “这东西做着很费心思,以后就不用做了。这段时日在正院吃的比较多,连口味都改了不少。”四爷捏着块糕点尝了尝:“这东西以前觉得好吃,如今倒是没那么的惊艳。”

    李氏面色微白,身子晃了晃。

    清欢抿着唇,尽可能的不露出笑意:“李氏,回去坐下吧。你以前来正院的机会也不多,这一次可得好好尝尝正院的口味。”

    也好让你以后再有这样子的借口接近四爷啊!

    </br>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