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2016 > 免费小说 > 江山一舞

第二十八章 留一手

    书吏史腾便是嫪毐举荐,这是因为他的妻子为赵姬奶孩子,有这一层关系史腾得意成为内府的一名书吏。但史腾珍惜这一机会,为事兢兢业业生恐有什么疏漏。

    自己的孩子都吃不到却先供养别人的孩子,妻子为这个家付出太多。史腾想的很简单,还好干,等出人头地一定要让自己的妻子换一种活法!

    这个理由让史腾干劲儿满满,一心扑在公事上,与其他的门客格格不入。有限的休假也是待在家里,换着法子给妻子整顿好吃食为她补补身子。

    然而今日该是到家的时候了,妻子还是不见踪影。

    “或许有什么事情耽搁了!”

    史腾压下烦躁的心情暗自安慰自己,想着妻子也许马上就会回来。正想着,传来咚咚敲门的声音。

    “慢点敲,敲这么猛门都被你敲坏了!”

    史腾屋里应承一声,赶紧起身开门。门开了,不是妻子。史腾道:“怎么是你?我内人又有事不能回来了?”

    来人是妻子的同事,往日里妻子有事无法回家都会让她们捎个信儿回来,想到又遇到这种情况史腾心中有些不悦,谁还没个家了!

    来人左右瞧了一眼,见没人一步迈进门回身把门关住,这才急匆匆道:“你内人回不来啦!她照顾小公子的时候小公子生病了,太后觉得她没尽心罚罪斩首啦,还传阅头颅让我们警醒一点,吓死人了!”

    “你说什么?”

    身后传来一声惊呼,史腾回首望去,老娘不知道什么时候到了院子里正好听到 。老人惊闻噩耗张大嘴想要说点什么似的,却一点声音也发不出来,接着双眼一闭瘫倒在地。来人见此慌张道:“这事儿侍管交代不能乱说,你家娘子平时待我很好我才偷偷跑来告诉你一声,先回去了,千万别说是我说的。”

    “娘!”史腾心中悲痛难以自抑,痛呼一声跑过去抱起老娘。使劲儿掐了掐人中,老娘却毫无反应。史腾顺手一探鼻息,没有一口热气!

    “不会死的,不会死的!”

    史腾呓语般的念叨着,抱起老娘冲向坊市找大夫医治。

    他的心中不住地狂吼:好一个赵姬,好一个赵太后!你怎么如此绝情!

    太后赵姬现在只对嫪毐有情,做嫪毐的靠背才是她的幸福源泉!

    赵姬在雍城之时嫪毐虽与吕不韦争权,却因太后不在近前行事没那么硬气,靠着朝堂上的手段吕不韦能够应付。但自从太后回到咸阳情况又有所改变。太后每每插手,吕不韦难以掣肘,如此下去朝堂会越发混乱,于国而言可不是好事!

    太后与嫪毐私通之事,吕不韦知道。但嫪毐是吕不韦门客出身获宠,单是这一理由就令吕不韦难以一这个借口发难。

    这件事压在诸人心头如鲠在喉!

    硃英可没有吕不韦那样纠结,和茯苓在咸阳四处闲逛。

    经吕不韦治理,咸阳虽然是新城但与庄襄王时相比繁华了许多。坊市之中充斥着六国客商,抄着不同的口音叫卖。

    “羊皮,猪皮,牛皮啦,需要的来!正宗的赵国皮草,假一赔十。”

    “来自蜀中的布,有墨色,有青色,有赤色,乱七八糟的色,漂洗不掉色啦!”

    ···

    几人逛着街东看看西看看,硃英奇怪道:“我观坊市之中货物因有尽有,为何却没有我楚国坊市那样热闹?按理说无人问津要亏本儿,可要是亏本儿又怎么会有这么多商贾来此做买卖?”

    茯苓笑呵呵回答道:“这是因为秦制与我楚国不同,秦国大宗货物最大的卖家不是民间而是官府!吕不韦乃是商贾出生,对经济之道颇有所得。他深知商贾狡诈,故意打压价格。设置种种手段平抑物价。然而这些手段却多针对六国商人,六国商人若是无利可图便不会来此,故而他以平价大宗采购,六国商人薄利多销之下赚的反而也不少。这些货物分销除去制造监自用外分销各地,秦人限制较小便可以此小赚一点。这样一来,前来采购的人就独大减小了!其实每月走货量却难以估算!”

    “原来如此!”

    硃英点头称是,抬头看到前面不远处聚集着一帮人吵吵嚷嚷对两人道:“走,我们到前面看看看,似乎有什么争执。”

    随着脚步越来越近,里面的声音也渐渐清晰起来。

    “你抱着一个死人前来这分明是来砸场子,还要我怎么客气?快滚!”

    “我真是来治病的,我娘亲他刚才还好好的忽然就晕过去了,求求你你救救她吧!”

    “看人家都给你磕头了,你就看看嘛,说不定真是晕了···”

    “刚才我都看了,她娘亲毒没有鼻息了,还有什么好看的?”

    “哎呀,可惜了!”

    茯苓闻言心中一动,拨开人群道:“我是楚国游方医者,我来看看!”

    那门诊医者不屑到:“切,你以为你是谁啊,能令死者再生?”

    茯苓没有理会,走到史腾身边,用手一探他娘,果然已经没有鼻息。茯苓没有下结论,翻开眼皮看看,接着捏开嘴巴往里瞧了瞧,最后把手号脉!少倾道:“这是阙症,因情绪骤然失控昏阙背过气去,时间不久,可救!”

    “此法需人以口渡气,按压胸口使其心脏搏动!事出有因,若有冒犯之处得罪了!”时间就是生命,茯苓毫不耽搁一边说着一边开始行动,将老妇人平放在地,吸一口气低头吹到老妇人嘴里,接着双手十字交叉按压不止!

    如此反复,数十次之后,老人猛然咳嗽一下!

    “活啦!”

    “怎么可能?他刚才明明已经咽气了!”

    周围之人惊异连连,坊市医者不可置信!茯苓这才道:“她是没有了鼻息但气尚未咽下。因为骤然受到打击,心脏骤然失衡加之年老体衰呼吸不畅才会暂时闭气!没有呼吸未必就是死亡,翻开眼睑瞳孔有收缩,嘴巴张开舌头略显青色,脉搏也尚有一丝都会未死的表现!”

    “原来如此!”

    “谢大夫救命之恩呐!”

    史腾顾不得照顾老娘,先伏地叩头拜倒。

    茯苓道:“救死扶伤乃是医者之责,断言生死更要小心谨慎,你快去看看你娘吧,好烟安慰一番,否则心伤过度亦会招病!”

    坊市医者被当众打脸,一时下不来台,脸色铁青道:“我看你们是互相演戏想要砸我招牌,快滚,快滚!”

    “既然是演戏,你为何刚才不拆穿?”

    坊市医者愤然道:“现在拆穿不晚!”

    说着灰溜溜的回了医馆,咣当一声关上大门。周围人群轰然大笑!

    “真是神医啊!”一人见此上赞美一句,恭敬施了一礼问道:“我家小公子今日生病,不知可否到府上一看?”

    茯苓有些犹豫,道:“秦国又不是没有医者,何必要我老头子走一遭?我且有事,你另寻他人可好?”

    那人道:“小儿生病需稳妥起见,诊金不是问题!我观先生初来秦国还没有立足之处,若医治好我可做主为先生修 一坐医馆立足!”

    这个条件可是不低了!茯苓琢磨着楚国李园当政估计是回不去了,答应到:“既如此,便走上一趟。你稍等一下,我给老妇人开了药房!”

    茯苓从怀中掏出木简几笔刻好交给史腾,正要转身离开,史腾却忽然拽住茯苓衣角,靠近茯苓耳朵悄声道:“您老小心,此人是赵姬府上之人,其子不可言,您老记得留一手!”

    茯苓心中疑惑,一时搞不明白有什么关联暂先放在脑后,告别硃英出诊而去!

    书吏史腾便是嫪毐举荐,这是因为他的妻子为赵姬奶孩子,有这一层关系史腾得意成为内府的一名书吏。但史腾珍惜这一机会,为事兢兢业业生恐有什么疏漏。

    自己的孩子都吃不到却先供养别人的孩子,妻子为这个家付出太多。史腾想的很简单,还好干,等出人头地一定要让自己的妻子换一种活法!

    这个理由让史腾干劲儿满满,一心扑在公事上,与其他的门客格格不入。有限的休假也是待在家里,换着法子给妻子整顿好吃食为她补补身子。

    然而今日该是到家的时候了,妻子还是不见踪影。

    “或许有什么事情耽搁了!”

    史腾压下烦躁的心情暗自安慰自己,想着妻子也许马上就会回来。正想着,传来咚咚敲门的声音。

    “慢点敲,敲这么猛门都被你敲坏了!”

    史腾屋里应承一声,赶紧起身开门。门开了,不是妻子。史腾道:“怎么是你?我内人又有事不能回来了?”

    来人是妻子的同事,往日里妻子有事无法回家都会让她们捎个信儿回来,想到又遇到这种情况史腾心中有些不悦,谁还没个家了!

    来人左右瞧了一眼,见没人一步迈进门回身把门关住,这才急匆匆道:“你内人回不来啦!她照顾小公子的时候小公子生病了,太后觉得她没尽心罚罪斩首啦,还传阅头颅让我们警醒一点,吓死人了!”

    “你说什么?”

    身后传来一声惊呼,史腾回首望去,老娘不知道什么时候到了院子里正好听到 。老人惊闻噩耗张大嘴想要说点什么似的,却一点声音也发不出来,接着双眼一闭瘫倒在地。来人见此慌张道:“这事儿侍管交代不能乱说,你家娘子平时待我很好我才偷偷跑来告诉你一声,先回去了,千万别说是我说的。”

    “娘!”史腾心中悲痛难以自抑,痛呼一声跑过去抱起老娘。使劲儿掐了掐人中,老娘却毫无反应。史腾顺手一探鼻息,没有一口热气!

    “不会死的,不会死的!”

    史腾呓语般的念叨着,抱起老娘冲向坊市找大夫医治。

    他的心中不住地狂吼:好一个赵姬,好一个赵太后!你怎么如此绝情!

    太后赵姬现在只对嫪毐有情,做嫪毐的靠背才是她的幸福源泉!

    赵姬在雍城之时嫪毐虽与吕不韦争权,却因太后不在近前行事没那么硬气,靠着朝堂上的手段吕不韦能够应付。但自从太后回到咸阳情况又有所改变。太后每每插手,吕不韦难以掣肘,如此下去朝堂会越发混乱,于国而言可不是好事!

    太后与嫪毐私通之事,吕不韦知道。但嫪毐是吕不韦门客出身获宠,单是这一理由就令吕不韦难以一这个借口发难。

    这件事压在诸人心头如鲠在喉!

    硃英可没有吕不韦那样纠结,和茯苓在咸阳四处闲逛。

    经吕不韦治理,咸阳虽然是新城但与庄襄王时相比繁华了许多。坊市之中充斥着六国客商,抄着不同的口音叫卖。

    “羊皮,猪皮,牛皮啦,需要的来!正宗的赵国皮草,假一赔十。”

    “来自蜀中的布,有墨色,有青色,有赤色,乱七八糟的色,漂洗不掉色啦!”

    ···

    几人逛着街东看看西看看,硃英奇怪道:“我观坊市之中货物因有尽有,为何却没有我楚国坊市那样热闹?按理说无人问津要亏本儿,可要是亏本儿又怎么会有这么多商贾来此做买卖?”

    茯苓笑呵呵回答道:“这是因为秦制与我楚国不同,秦国大宗货物最大的卖家不是民间而是官府!吕不韦乃是商贾出生,对经济之道颇有所得。他深知商贾狡诈,故意打压价格。设置种种手段平抑物价。然而这些手段却多针对六国商人,六国商人若是无利可图便不会来此,故而他以平价大宗采购,六国商人薄利多销之下赚的反而也不少。这些货物分销除去制造监自用外分销各地,秦人限制较小便可以此小赚一点。这样一来,前来采购的人就独大减小了!其实每月走货量却难以估算!”

    “原来如此!”

    硃英点头称是,抬头看到前面不远处聚集着一帮人吵吵嚷嚷对两人道:“走,我们到前面看看看,似乎有什么争执。”

    随着脚步越来越近,里面的声音也渐渐清晰起来。

    “你抱着一个死人前来这分明是来砸场子,还要我怎么客气?快滚!”

    “我真是来治病的,我娘亲他刚才还好好的忽然就晕过去了,求求你你救救她吧!”

    “看人家都给你磕头了,你就看看嘛,说不定真是晕了···”

    “刚才我都看了,她娘亲毒没有鼻息了,还有什么好看的?”

    “哎呀,可惜了!”

    茯苓闻言心中一动,拨开人群道:“我是楚国游方医者,我来看看!”

    那门诊医者不屑到:“切,你以为你是谁啊,能令死者再生?”

    茯苓没有理会,走到史腾身边,用手一探他娘,果然已经没有鼻息。茯苓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