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醒来

    半个月后。

    云惊辰缓缓睁开眼睛,就发现他正在房间里躺在一张床上。

    眼部因为许久没有接触到光亮,让他感到强烈的不适,下意识用手挡住眼睛,就感到自己手臂被抱着。

    只好用抬起左手遮住光线,眯着眼睛看去,正好看到被他惊醒的朱竹清。

    “辰哥,你终于醒了,有没有哪里不舒服。”朱竹清说着,眼泪婆娑,把云惊辰手臂紧紧抱在怀中,满目关怀。

    云惊辰抽了抽手臂,没抽出来,触到柔软之处,双眼闪过一次尴尬的神色,无奈随之。只好微微侧着身子,伸出左手抚着她的娇容,温柔轻拭她的泪珠。

    “清儿,我没事,不用担心。”云惊辰心疼瞧着她,看她脸色憔悴了不少,肯定一直都在这里守着他,“清儿,我昏睡了多久。”

    “半个月。”朱竹清默算了会儿,说道。

    “倒是苦了你了。”云惊辰微微起身,将她抱在怀里,轻抚她的秀发,“你看你都不好好照顾自己,累坏了吧?”

    朱竹清静静的椅在他怀里,侧脸紧贴云惊辰的胸口上,聆听他的心跳,“不苦,只要辰哥没事,一切都不苦。”

    云惊辰叹了口气,这傻丫头。将她扶到眼前,双手捧着她的娇容,在她的额头上轻吻一下,柔声道:“清儿,我已经没事,你去休息吧。瞧瞧你这憔悴的脸色,都不好看了。”

    “辰哥,你是不是嫌弃我了?”朱竹清轻哼了一声,撅嘴唇,一脸傲娇的样子。

    云惊辰故作板着脸,在她的额头上轻轻拍了一下,“讨打,还不快去休息,我都心疼死了。”说着,自己就忍不住摇摇头轻笑了一声。

    “扑哧~”朱竹清绽开笑颜,这一刻美丽极了,直把云惊辰看的痴痴的。她看到云惊辰一脸傻傻的盯着她看,心中如迎春的漫山花朵一般,群芳绽放。掩嘴咯咯直笑。

    云惊辰听到她的笑声,窘迫不已,抬手欲要拍打她,板着脸说道:“还不快去。”

    “嗯嗯”

    正在这时,在房间门口传来一道“咯吱”声,二人看去,房间门口被推了进来,出身了几道身影。

    那几道身影正是唐三、小舞、奥斯卡、戴沐白、宁荣荣,让云惊辰意外的是,大师竟然也来了。还有一个人他没见过,不过看他一头红色的短发,个子不高,整个人胖乎乎的。他都不用猜测了,肯定是马红俊了。

    云惊辰起身对众人点了点,对玉小刚微笑道。“大师,您也来啦。”

    玉小刚僵硬的脸部,难得的微笑对他点点头示意。

    “小辰辰,你终于醒啦。”

    云惊辰听到这声音,就知道是小舞,看到她一蹦一跳到他身前,绕着他,眼睛在他身上左瞧瞧,右瞧瞧,似乎在找着什么。

    “托你的福,安然无恙。”云惊辰没好气说道。

    “哼,三哥,你看,小辰辰一醒来就欺负我,亏我还这么关心他。”小舞撅着嘴,一脸不开心说道。

    “……”唐三。

    “好好好,小舞最关心我了。”云惊辰看着这古灵精怪小兔子,无奈摇摇头。

    “这还差不多。”小舞一脸笑意看着云惊辰,犹如战胜云惊辰一般,在那里邀功。

    正在这时,一旁的戴沐白向前走了两步,对云惊辰说道:“兄弟,身体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

    云惊辰微笑摇了摇头,对着众人笑道:“多谢各位的关心。我身体无恙,没什么问题。”他心里真的感动,被这么多人关心着,身为两世为人的他,都从未有过。

    众人对他善意点点头。

    戴沐白两一旁的小胖子拉了过来,对云惊辰介绍道:“这位胖子叫马红俊,也是我们史莱克学院的学员之一。是你们之前最晚进入学院的一个。他是个变异武魂,武魂是一只草鸡。”

    马红俊一听戴沐白说他的武魂是草鸡,顿时就不乐意了,反驳道:“你的武魂才是草鸡,我的武魂是凤凰。就算我家的长辈武魂都是鸡,那我也是凤凰。”

    戴沐白笑道:“凤凰,好,你说凤凰那就是凤凰吧。”

    云惊辰笑着点点头,对马红俊道:“你好,兄弟,我叫云惊辰……”他话都没说完,就被马红俊打断。

    “哇,你就是学院里大家疯传的辰哥吧?”马红俊一脸崇拜看着他,“你可真厉害,一个人就能把赵老师干趴了。你是怎么做到的。”

    “呃~”云惊辰一脸尴尬,一时之间都不知道怎么回答他。毕竟承认了,那么身为副院长赵无极的脸面往哪搁呀。可否认了,但事实上就是这样子。

    一旁的大师知道云惊辰窘迫之处,出身解围道:“好了好了,小辰刚醒来,肯定是饿了。大家就不要围在这里了,以后有的是时间相处。”

    大师就是大师,善解人意。还好他帮了云惊辰解围,毕竟他云惊辰也不是特别擅长对朋友,面不改色的去撒谎。

    “辰哥,来跟恢复大香肠吧?”奥斯卡上前来,对云惊辰递上一根香肠。

    云惊辰善意点点头,笑道:“谢谢。奥斯卡,你年纪比我大,就不要叫我辰哥了,你跟戴沐白和唐三一样,叫我阿辰就好了。”

    而云惊辰因为心疼朱竹清,就让她先行回到宿舍里休息了。

    因为有了奥斯卡的恢复大香肠,云惊辰对饥饿感就少了许多。倒也不急着去吃饭,就在房间里跟众人聊天。随时天色慢慢暗了下来,众人就离开了房间。

    除了马红俊,云惊辰对他们算是第二接触了。一整个下午的时间,也算对他们有了更深的了解了。

    在众人离开之前,云惊辰叫住了大师,询问下赵无极的情况。在大师支支吾吾下,随便找了个借口将他搪塞过去。

    云惊辰表面说什么,心里暗暗发苦,终究还是惹祸了。虽然赵无极打伤朱竹清,这是无法原谅的。但在他没有意识下,也不知道现在赵无极现在如何了。毕竟这也算是个心结。总要去解开它。

    </br>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