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2016 > 免费小说 > 唯武爱长生

第一九三章:质问。

    然而,就在诸人都以为傅斯年已经离去之时,这个时候,只见有人特低前来报告。</p>

    来人对着教主拱手并且开口说道“教主大人。”</p>

    “何事?”教主扫了一眼来人道。</p>

    “傅斯年,他们并没有真正离开。”</p>

    来人躬身回禀,教主目光一闪,周围之人也都露出一抹诧异之色。</p>

    “他在何处?”</p>

    教主不等声色的继续问道。</p>

    “宫殿之外,他们一行人就站在那看着宫殿的方向。”来人低头禀报,那原本正在洋洋得意的叶孤城唇角的笑容消失不见,面庞之上有些略显难堪。</p>

    同时,那唐沐泽也是眉头一挑,目光缓缓的看向“光明教”宫殿外的方向,神色锋利至极。</p>

    这是在挑衅“光明教”吗?</p>

    在场诸人的眼神皆都在这一刻露出锋芒,这才是“天行山”弟子的风格。</p>

    这难道是要先礼后兵吗?</p>

    先前礼数他做到了,来的目的也说明了,傅斯年也不打搅你们“光明教”“光明之子”的册封大典,但是,他就这样赤裸裸的站在“光明教”的宫殿外等着,“光明教”,又能如何?</p>

    此时,宫殿之外,巨大的鳄鱼盘旋在那里,在鳄鱼的背上,有着三道身影。</p>

    江芃以及傅斯年和一个女子。</p>

    “天行山”来了两人,四弟子傅斯年以及算不得弟子的陆小妹。</p>

    康泰这次没有来,江臻受伤不轻,康泰留在“天行山”,可以更好的照顾一下江臻,也可以让他更好的恢复下伤势。</p>

    在巨大的鳄鱼背上,站在最前方的一道身影,他安静的站在那里眺望着整个“光明教”的宫殿,黑衣风华绝代,正是傅斯年。</p>

    而在那宫殿之外的阶梯下方,浩瀚人影皆不约而同的看向傅斯年,他们都或多或少的露出了一抹异样的神色。</p>

    不久前傅斯年踏入“光明教”宫殿中,诸人以为是前往观礼的,然而很快他便出来了,还带了一人出来。</p>

    此人虽然说不上英俊非凡,但是却也有棱有角,而且年纪还非常年轻,只有不到二十岁左右年龄,诸人隐隐猜到了他的身份。</p>

    那位在“大青山”中便扬名,作为一个俗界武林之中的人物,居然在这之后被“天行山”收为弟子的天才后辈,江芃。</p>

    最近在光明城中,有着不少关于他的传闻,尤其是当日那叶孤城的一番话引发了不小的波澜。</p>

    至于昨日在“光明教”内发生的事情,外人并不知晓,只有“光明教”内的那些顶级势力才知道。</p>

    但即便不知道,此刻看到眼前的一幕,也隐隐意识到了什么。</p>

    “天行山”,貌似不像是来观礼的,更像是来挑事的。</p>

    并且,在这之后,“圣火书院”,“三十六楼”,“古龙苑”的强者纷纷走了出来。</p>

    “三十六楼”的弟子走上前,对着傅斯年欠身道“昨日发生之事我已向“三十六楼”回禀,在得到回应之前,我等也无法做什么。”</p>

    “好,你们看着便行。”傅斯年说道。</p>

    “三十六楼”的人点头,走到一旁。</p>

    “圣火书院”和“古龙苑”也都没有离开,就站在旁边。</p>

    “天行山”自有“天行山”的行事风格,“圣火书院”也无需过早介入。</p>

    莫云舒以及莫念琴虽和江芃关系不错,但这样的场合,他们却也不是轻易能够介入的,只能够离开“光明教”与“三十六楼”的其他人站在一起,这已经是一种态度了。</p>

    终于,等待没有多久,只是又过了一些时刻,一行强者都从“光明教”的宫殿中走出,为首之人不是教主,而是那新被册封的“光明之子”唐沐泽。</p>

    如今唐沐泽已经是“光明教”的“光明之子”,而且也算是和傅斯年齐名之人,他来处理此事自然是最合适的,如果以教主的身份反而不适合出面。</p>

    “公孙家族”的人也在他身后,还有各势力的人,目光望向那傲立于巨大鳄鱼前方的黑色身影,从他身上,仿佛看到了当年那开创了“三十六楼”的刀圣与开创了“古龙苑”的剑侠两人的身影。</p>

    “傅斯年,你这么做,究竟是何用意?”唐沐泽抬起头,看着傅斯年毫不客气的冷冷问道。</p>

    傅斯年同样眉头一挑,对着唐沐泽问道“你这是是什么意思?”</p>

    两人目光相对,皆都锋利至极,像是在进行交锋碰撞。</p>

    “教主大人在,我已经退出‘光明教’的宫殿,你为何前来掺合‘光明教’中的事情,莫非‘光明教’真的参与其中”傅斯年这一次也是不由分说的冰冷质问。</p>

    此话,自然是不好回答的。</p>

    难道说“光明教”参与了此事,承认两大势力联手欺负“天行山”的后辈人物?</p>

    别忘了,“天行山”可是“光明教”邀请来观礼的客人,这若是承认,名声何等难听。</p>

    若说没有参与,岂不是又将“公孙家族”撇了出去。</p>

    “这里,是‘光明教’宫殿外。”唐沐泽没有回应问话,冷淡开口。</p>

    “笑话,我‘天行山’后辈在‘光明教’内被‘公孙家族’的顶级二流强者所欺,也不见你们为此站出来说一句话,据我五师弟所说,‘光明教’之人甚至阻止他对‘公孙家族’之人出手。”傅斯年言辞越发锋利起来,冷冷说道“如今我只是在‘光明教’宫殿外等,‘光明教’却也要插手其中护卫‘公孙家族’之人,‘光明之子’是否要给我一个理由”</p>

    傅斯年的话音落下,外面之人无不心颤。</p>

    原来,在“光明教”中竟然发生了这样的一段故事。</p>

    “天行山”弟子,被“公孙家族”的顶级二流武者所欺。</p>

    如今,“天行山”傅斯年,是来算账的,但“光明教”,袒护“公孙家族”。</p>

    诸势力看向傅斯年,“天行山”弟子不仅天赋奇高,言辞也都极为锋利,字字诛心。</p>

    傅斯年的话,无懈可击,毕竟此事本就是他们理亏。</p>

    在“光明教”内“公孙家族”的顶级二流武者欺辱一个三流武者,你“光明教”都没有插手,如今“天行山”在宫殿外等“公孙家族”的人,你有什么理由插手其中?</p>

    傅斯年冷淡的看着唐沐泽,继续道“如若‘光明之子’执意要维护‘公孙家族’,我是否能理解之前'光明之子'不曾回应我的话,参与对付我‘天行山’前来观礼弟子的,除了‘公孙家族’与‘福柔帝姬’之外,‘光明教’也有份?”</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