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怎么睡

    林躲思低着脑袋思来想去,欲说不说地纠结了半响,终于开口,道:“王爷......,我不想去御史台。”

    宁政道:“就是去阐述一下你所知道的案发经过,还有那凶手的相貌特征,你也不愿去?”

    林躲思坚定地道:“不愿。”

    林躲思知道自己这样做,宁政定会觉得她是在任性,可她就是在任性,这种凶杀案目击者是肯定要上公堂陈述的,可她要是去了,就必死无疑,就算只是被关押,但失去自由的人生那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呢,自己在宁政这里争取一下,失败了,反正结果也没法更差,但成功了,就是“柳暗花明又一村”。

    宁政本来也没有打算真的要林躲思去御史台,可见她这般拒绝,更是加深了他对林躲思的来历的好奇。

    宁政起身负手道:“可你刚刚不还在内疚吗,再说你若不去,那御史台的人又怎么能了解事情的经过?该怎么着手去查?连那凶手的模样特征都不知道,又该怎么通缉?”

    宁政故意甩出一串问题,营造出林躲思不去这事就没法解决的样子,然后挑着眉默默等待她的反应。

    林躲思沉默了片刻,轻咳一声,道:“我内疚她的死只是从道德方面出发的,首先我于她的死没有半分责任,不是吗?”她望着宁政,待宁政默认了她的说法,接着又道:“至于王爷刚刚说的其他问题,我认为......现在王爷知道的和我一样多,也不用......非我不可吧。”

    林躲思一脸委屈,嘟着小嘴,双眼无辜地望着宁政,此状,名为撒娇。

    宁政:“......”

    林躲思已经下定决心,只要可以不去御史台,要用一切可以用的手段,什么苦肉计、连环计、瞒天过海计、美人计、一哭二闹三上吊统统都用,撒娇就是第一步。

    林躲思见宁政不为所动,心道毕竟是王爷,想必平日里对他撒娇的女人也不少,是个情场老江湖了吧,于是决定再给他来一记猛药。

    林躲思咽了咽口水,将身子坐直,不动声色地理了理自己的头发,然后扭着肩膀,偏着头,含情脉脉地眼睛望着宁政,脸上挂上一抹美艳勾人的笑容,矫唇轻启,绵绵地道:“王爷,这御史台,您就替我走一趟吧,好~不~好~嘛?”

    此语一出,房间中的空气仿佛都静止......

    林躲思僵着身子等着宁政说句话,可宁政半天也不开口,而且脸上的表情极其复杂,似红似黑,看不出是喜欢还是不喜欢,林躲思心道:这是什么鬼反应,虽说自己也觉得一阵恶心,可男人不一样啊,哪个男人不喜欢女人向自己撒娇呢,除非他骨子里不喜欢女人!

    林躲思虽心里吐糟着宁政,但脸上笑容依旧,为了引起宁政注意,她灵动地眨了眨眼。

    林躲思这一眨眼的确引起了宁政的注意,他的僵直的身体开始动了,抬头望天,随即单手捂住了自己的双眼,长吐一口气,然后看着林躲思,淡淡地道:“可以。”

    林躲思在心里大大地吼了一声yes!看来宁政比想像中要好对付一些,虽说是恶心了自己,但好在没白被恶心。

    林躲思正想用刚刚的语气再给宁政道个谢,想着有始有终嘛,却不料被宁政凌厉的声音活生生把字都呛了回去,他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