韶念番外(一)

    宁王朝,宁青帝一百八十六年,冬日的第一场雪,纷纷扬扬,素裹整个皇城。

    寒风乍起,路上的行人无一不裹紧身上的衣服,脚步匆匆。

    明媚的阳光,照不透那皑皑的雪层,融不掉,那冻起的薄冰。

    入夜,寒意更盛。

    风起,吹动天边的墨云,静得诡异。

    忽然,寂静的夜被凄厉的尖叫声划破。

    “不好啦,夫人她自杀啦!”

    “死人啦!”

    那一夜,韶家灯火通明,彻夜未灭。

    翌日清晨,皇城的街上依然冷清,却是多了许多轻轻的议论声,不显热闹,更感人心惶惶。

    “听说了吗?昨天晚上韶家出事了!”

    在一个街边小铺子内,两个身着布衣的男人看着自己面前碗里的食物,却是没有半点动筷的意思,凑在一起说着些什么。

    “韶家?哪个韶家?”一人问。

    “这宁王朝还有哪个韶家?自当是五大家族之一的韶家。”那人瞄了瞄周围,确定没有人注意到他们,才接着说下去,“韶家的夫人,上吊自杀了!”

    “五大家族之一的韶家?”其中一人一愣,震惊道,“那韶家的夫人......岂不是东方家族的二小姐?!”

    “小声点!东方二小姐是东方二小姐,韶夫人是韶夫人,”那人被同伴突然提高的嗓门一吓,赶紧道,“不说这个了。听说啊,被发现的时候,夫人她三尺白绫,就吊在她儿子偏苑的房梁上呢!还是起夜的丫鬟无意间走进去才发现的。”

    不知为何,当他们谈到韶夫人的时候,从不提及她的真名,只是冠上一个韶的姓。

    “哎......听闻韶夫人也极美的,不料,这也是红颜薄命啊……”其中一人一声感叹。

    对于他们这种普通的平民来说,五大家族,是可望而不可及的存在。至于什么韶家的家主和家主夫人,那更是没有见过,最多是见过画像罢了。

    而他们所谈论的,注定是道听途说。

    但这一次,不一样。

    此时此刻,他们口中的韶家,没有了往日表面上的美好,有的只是混乱和内里的不堪。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