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2016 > 免费小说 > 留守青年

34 蚂蚱腿也有肉

    两人初战告捷,心里高兴,孟庆照哼起了《诸葛亮吊孝》,</p>

    “长江水怒滔滔波浪滚滚</p>

    离荆州入虎穴去祭奠亡人</p>

    芦花荡三擒三放气死周公瑾</p>

    鲁子敬修书信瞒哄俺君臣</p>

    说什么请诸葛东吴去吊孝</p>

    分明是定巧计要害山人……”</p>

    周羽说:“唱什么气死周公瑾,不吉利,老孟,你唱首‘十八摸’……”</p>

    孟庆照就唱:“半呐夜啊三呐更,睡呀么睡不着哇啊,摸头摸脚解心宽,叱吧隆咚呛咚呛……”</p>

    正应了乐极生悲那句老话,周羽只顾加大油门朝前开车,在经过一段狭窄的山路时,为躲开一道小水沟,周羽一动车把,前轮轧在了一块滚圆的石头上,摩托车一个侧滑滑进了路旁的山涧沟里。</p>

    山涧沟里积满了半人深的水,两个人连被车砸加上水淹,全都晕了过去。</p>

    孟庆照是先醒过来的,想站起来扶摩托车,腿陷在淤泥里却拔不出来,他把周羽弄醒,问:“周主任,你怎么样?”</p>

    “啊,啊,我不能动,我的腿可能断了!”周羽疼得直喊。</p>

    两个人在沟里泡了半个多小时,终于有辆驴车从山下走过来,两个人大喊救命,这才被连人带车拉出来送往医院。</p>

    周羽的腿没有断,只是被摩托车的排气管烫伤了,光洁的大腿上留下了一片疤痕。</p>

    他抚摸着大腿心疼地说:“我的美腿啊!”</p>

    医院的护士捂着嘴笑,说:“没事,今年流行穿黑丝。”</p>

    孟庆照也没有伤筋动骨,只是呛了几口水,医生要他出院,他说:“那不行,我得陪着‘周美腿’,要不他又说我陷害他。大夫,你给我滴葡萄糖。”</p>

    两个人住了三天院,没等医院撵就主动出院了。乡镇医院病房少,医生要把一个产妇安排在他们病房里。</p>

    满小山让周羽回家养伤。</p>

    周羽不同意,说:“轻伤不下火线,我得好好工作,报答农民伯伯对我的救命之恩。”</p>

    小山笑说:“不是一些刁民吗?怎么成你伯伯啦!”</p>

    周羽红了脸说:“打人不打脸,骂人不揭短,你要再提那茬,我和你绝交!”</p>

    晚上,天上繁星点点,月华似水,满小山坐在院子里那辆桑塔纳上发呆。宋庆国悄悄走上前,问:“小山,想什么呢?”</p>

    满小山拍拍生锈的车门说:“这辆车还得修。”</p>

    宋庆国说:“嗯,看来,没有现代的交通工具真不行。你们别打这辆车的主意了,我想办法给你们弄辆车来。”</p>

    “太好了,宋主任,您就是我们的大救星。”周羽一瘸一拐地走过来说。</p>

    宋庆国回到房间,摸过手机给安磊打电话:“小磊,我是你宋叔。”</p>

    “宋叔你好,我一接你的电话,就像接到了春天的讯息一样,有种马上要发芽的感觉。您老请指示!”</p>

    “少贫嘴,什么春天的讯息,现在都秋天了。和你说件事,我来朵山了,你行走路过记着到这儿歇歇脚。”</p>

    “啊,宋叔,你什么意思,我没转过弯来,你去朵山干嘛?避暑吗?”</p>

    “不是避暑,是发挥余热。我到朵山信用社蹲点啦。”</p>

    “哎哟,您老人家干了一辈子革命工作,不好好在家享清福,跑那个穷山沟干嘛呀。”</p>

    “干了一辈子革命工作,也没有干成功,所以要继续奋斗。”</p>

    “宋叔,我太佩服您了,我这辈子就服您一个人。您老有何吩咐,我一定鞍前马后!”</p>

    “你挺机灵啊,真有件事要请你帮忙,我记得你公司有辆捷达车吧?还有没有?借给我们开开,等我们的车修好了再还给你。”</p>

    “宋叔,借什么捷达呀,我给你您买辆新帕萨特送过去。”</p>

    “想要我晚节不保啊!就借你那辆捷达。你抽时间送过来吧。”</p>

    安磊是外地人,二十年前,安磊高中毕业跟着父亲到磊山养蜂,因为磊山县山多,枣树和槐树多,采出的蜂蜜质量好,他们就在磊山安了家。</p>

    后来,安家蜂蜜因为质量好,价格公道,渐渐成了磊山的一个知名品牌。</p>

    一次偶然的机会,宋庆国认识了安磊,通过几次交谈,宋庆国得知安磊想建一个蜂蜜厂,把蜂蜜产业做强做大。</p>

    宋庆国经过市场调研,认可了安磊的创业计划,就大胆地给他贷款,并帮他在租赁厂房,跑公司注册手续,一来二去两个人成了好朋友。</p>

    安磊的安健蜂业公司在信用社的支持下,很快进入发展快车道,成为磊山县的支柱企业之一。</p>

    安磊很感激宋庆国,不止在一个场合说,没有宋主任就没有我安磊的今天。</p>

    后来宋庆国知道了,狠狠批评了他,他才不说了,但是把感激之情深深埋在了心里,一直想找机会报答宋庆国。</p>

    宋庆国的儿子上大学,宋庆国买房,他都曾送过钱,全被宋庆国拒绝了。</p>

    宋庆国说,“信用社和企业是鱼水关系,我们支持你也是为了发展自己,你不用感激我个人,把你的感激心回报给社会就是对我最大的安慰。”</p>

    安磊受宋庆国的感染,这些年做过不少慈善,在后山镇建了一座希望小学,每年给福利院的老人做一身新衣服,还资助了几十个贫困大学生。</p>

    宋庆国和安磊通电话后,安磊第二天就赶到了朵山,他说是路过,其实是先来摸摸底。</p>

    安磊对朵山是熟悉的,当年他赶着蜂箱到处采蜜,每年枣花盛开之时便要在朵山驻扎两个多月。后来办起蜂蜜厂做了老板,才不亲自进山采蜜了。</p>

    安磊进了信用社,看着眼前萧条的景象,好像回到了几年前。外面的世界已经变得繁花似锦,朵山依然像是枯木未逢春,磊山县虽然是贫困县,可信用社是金融单位,不至于破落成这副样子呀。</p>

    满小山认得安磊,见他面露惊讶,笑说:“人人都和安总似的,在朵山采了蜜,去大城市享受甜蜜生活,所以朵山还是朵山,安总却变成了千万身家的富豪。”</p>

    “满主任这样一说,好像我掠夺了朵山似的,惭愧惭愧。”</p>

    “今后安总要是有好投资项目可以放到朵山来,支持支持贫困山区嘛。”小山说。</p>

    “我是小本生意,投资个仨瓜俩枣的对朵山没什么帮助。”</p>

    “话可不能这样说,蚂蚱腿也是肉啊。”周羽接话道。</p>

    宋庆国瞪了他一眼,说:“这叫什么话,别看小磊的公司不显山不露水的,他可不是蚂蚱腿,他的腿比一些国企都粗呢。”</p>

    安磊谦逊地笑笑说:“宋叔,国企是大象,咱民企可不就是小蚂蚱嘛,周羽说得对着呢。”</p>

    周羽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忙说:“安总,别介意啊,我不太会讲话。”</p>

    “哪里,你是金融家,我这只小蚂蚱要吃成大蛤蟆得靠你的扶持呢!”</p>

    众人都笑起来。</p>

    三天后,安磊组了一个车队,浩浩荡荡开进朵山。不光给朵山信用社送来一辆捷达车,还送来三台崭新的电脑,并且把二楼五个房间全给装上了空调。</p>

    宋庆国说:“车我们暂借,电脑和空调不能要,既然你已经拉来了,正好我们也需要,但是得付钱。”</p>

    安磊急了,动情地说:“宋叔,那天我来看您,当时就受不了啦,您没看到我强忍的眼泪。我当时忍住了,上了车再也没忍住,我的眼泪掉了一路。银行可是做钱的生意,谁不说银行有钱,可是我真没想到还有条件这样艰苦的信用社。”</p>

    宋庆国笑了笑,说:“我可没觉得艰苦。”</p>

    安磊接着说:“看看你们的办公室,看看你们住的地方,这还不叫艰苦?您为信用社辛苦工作了一辈子,退休后还牵挂着单位,还要主动来山里发挥余热,这种精神现在不多了,您说我怎么能无动于衷!”</p>

    “我在家里闲不住,出来活动活动筋骨。”</p>

    “您扶持了那么多的企业,帮助了那么多的人致富,可是您却住在这样简陋的房子里,您说我怎么能视而不见!”</p>

    “你就别抒情了,说得好像我受了多大委屈似的。”</p>

    “我没有别的意思,就是想表达一点心意,这可不是给您行贿,是赞助给你们单位的。宋叔,您要再拒绝,就是看不起我,就是不把我当朋友。”</p>

    安磊的话让在场的所有人无不动容。周羽仰起脸把眼泪含在眼眶里。满小山把脸转向了窗外。</p>

    你若付出真心,换来的必将是真情。宋庆国和安磊联手给这两个年轻人上了生动的一课。</p>

    宋庆国说:“好吧,既然安总愿意赞助,我代表个人接受了。走吧,我请大家喝羊肉汤去。”</p>

    周羽自告奋勇说:“我听说朵子西开了家野味馆,不如我们去那里吃野味吧。既然已经腐败了,干脆彻底腐败一回。我豁出去一个月工资做回东。”</p>

    满小山不愿去朵了西,所以偷偷瞪了周羽一眼,正要阻止,安磊说:“好啊,我多年前在朵子西放过蜂,一直想重返故地去看看呢。”</p>

    宋庆国说:“小山的家就是朵子西的,小山,我没记错的话,你自从来到朵山,还没回家看过吧?这个主意好,一举三得,出发。”</p>

    满小山找不出理由推辞,只得极不情愿地上了车。</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