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2016 > 免费小说 > 神魔在上

第107章 秘魔窟(求推荐)

    “你已经欠了我一条命,再救你一次,你能拿什么来还?”</p>

    “我是真武圣宗的真传弟子,曾观摩过大帝的真武帝经,若是公子愿意出手救我,我愿意将对真武帝经的领悟,毫无保留的诉于公子!”</p>

    大帝秘法对于任何一个圣地而言都是命脉一般的存在。</p>

    绝对不可外传。</p>

    韩冥愿意将自己对真武帝经的领悟所得告诉敖北,这等于已经背叛了真武圣宗。</p>

    可这在韩冥看来远远足够的代价,对敖北而言却毫无吸引力。</p>

    甚至敖北的眼皮都没有抬动一下。</p>

    声音毫无波动的道:”“我对真武帝经并不感兴趣!”</p>

    “而且,你口中的真武帝经还是真武帝经吗?”</p>

    韩冥脸色微变,他自然明白敖北的话是什么意思。</p>

    真武帝经乃是大帝秘法,玄奥无比。</p>

    一百个人看过之后,会出现一百种理解,而且都不会相同。</p>

    以韩冥的资质,观看真武帝经后再经口转述一遍,已经将真武帝经的玄奥大打了折扣。</p>

    所以,敖北对韩冥口中的真武帝经是真的一点也不感兴趣。</p>

    韩冥慌了,真武帝经是他手中唯一有分量的筹码。</p>

    除此之外,他真的不知道自己还能拿出什么来打动敖北。</p>

    正当韩冥想着还要再说什么时,敖北语气转变:“不过我喜欢你为了活命,不惜背叛一切的求生欲望!”</p>

    “这样的欲望像极了一把刀子!”</p>

    “既扎人!”</p>

    “更锋利!”</p>

    说罢,敖北转身,面向了逐步靠近的怜月。</p>

    看着陌生的敖北,怜月并没有放在心上,不过她突然想起了临走前,燕楚歌对她的吩咐。</p>

    若不是有特殊的含义,像燕楚歌那样的人不会多此一举,说一些不相干的话。</p>

    因此怜月皱了皱眉,选择了谨慎一些。</p>

    开口道:“真武圣宗门下执法,闲杂人等,速速离开此地!”</p>

    “噼啪!”</p>

    面对怜月,敖北没有说一句话。</p>

    随手打了个响指后,便转身对韩冥道:“走吧!”</p>

    “啊?”</p>

    韩冥没有反应过来,这怜月都还没解决,怎么走?</p>

    只是接下来的一幕,彻彻底底的颠覆了韩冥的想象。</p>

    一缕青色的火焰突然在怜月的身上蔓延,直到覆盖全身。</p>

    在青色火焰的灼烧下,怜月冰冷的面孔不断的扭曲,目光也不断的惊恐逐而涣散。</p>

    最后,怜月竟然连一丝声音也发不出来,便消散在了原地。</p>

    “公子,这,这......”</p>

    韩冥已经无法用任何语言来表达自己此刻内心的震撼。</p>

    如此诡异的手段,他从未见过。</p>

    甚至已经不能用匪夷所思来形容。</p>

    敖北并没有理会韩冥的惊讶,依旧道:“走吧?”</p>

    韩冥这才回过神来,神态更加的恭敬,问道:“公子,我们去哪?”</p>

    “秘魔窟!”敖北道。</p>

    “现在?”韩冥显得很疑惑:“可是圣宗的入门考核要天亮才开始!”</p>

    “啪!”</p>

    敖北一巴掌将韩冥拍倒在地。</p>

    韩冥疼呼之下,问道:“公子你打我做什么?”</p>

    敖北盯着韩冥,声音冷然:“打你需要理由吗?”</p>

    看着敖北的目光,韩冥忍着疼痛,惶恐的道:“不需要!”</p>

    敖北又道:“那我现在去秘魔窟需要理由吗?”</p>

    韩冥猛的摇头:“不需要!”</p>

    “带路吧!”</p>

    面对一个不按常理出牌,又可怕的人,韩冥真的是欲哭无泪。</p>

    百里溪谷位于无边城外二十里。</p>

    刚好处于无边密林的中心。</p>

    没有人愿意置身于黑暗中行走在无边密林。</p>

    因为,这就如同在刀尖上跳舞。</p>

    稍有不慎,就是死亡。</p>

    特别是在遭遇过幽狼兽王之后,韩冥对这无边密林已经形成了强烈的恐惧。</p>

    偏偏燕楚歌此刻还身在无边密林之中,不知道隐藏在何处......</p>

    为了不暴露自己的行踪,韩冥除了徒步而行之外,实在没有更好的带路方式。</p>

    无奈之下,韩冥只有带着敖北,缓慢的穿过无边密林。</p>

    一开始韩冥还担心敖北会不高兴,</p>

    显然韩冥想多了,因为看上去,敖北很喜欢这种黑夜里的宁静。</p>

    只是这可苦了带路的韩冥。</p>

    在穿过无边密林的这段时间里,韩冥如同经历了漫长无比的煎熬。</p>

    甚至,他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到了百里溪谷。</p>

    直到在百里溪谷内看见了秘魔窟的入口,韩冥才缓过神来。</p>

    指着秘魔窟前的那块破裂石碑,韩冥道:“公子,这里就是秘魔窟!”</p>

    “不过秘魔窟外被燕楚歌布下了结界,只怕你进不......很难进去!”</p>

    韩冥本想说‘你进不去’,可是想到敖北的恐怖手段,到了嘴边又说成了‘很难进去’。</p>

    走到秘魔窟前,敖北的手掌放在了那块破碎的石碑上。</p>

    静静的朝着秘魔窟内看了一会儿。</p>

    然后转过身来对韩冥道:“你可以回去了!”</p>

    韩冥不解的问道:“公子要我去哪?”</p>

    “回真武圣宗!”</p>

    说完,敖北拍了拍韩冥的肩膀,便直接抬步走进了秘魔窟。</p>

    燕楚歌布下的结界,在敖北的面前就如同无物,根本没有起到任何的作用。</p>

    看到敖北如此轻易的就走进了秘魔窟,韩冥惊讶的走上前。</p>

    伸出手掌想要查看结界是不是被破除了时,一股剧烈的雷电猛然闪烁。</p>

    瞬间便将韩冥的手掌灼烧。</p>

    韩冥吃痛的收回手掌,才发现结界还在。</p>

    透过结界,看着那道若隐若现的身影,韩冥目光中的惊异更甚。</p>

    直到现在他都还不知道敖北的名字。</p>

    可今晚所发生的一切,却彻彻底底将韩冥的命运轨迹改变了。</p>

    就连韩冥自己也没有想到,这一夜所经历的起起伏伏,比他半辈子加起来都经历得要多。</p>

    其实韩冥有想过不回真武圣宗,直接远离这个是非之地,逃得越远越好。</p>

    可是韩冥不甘心。</p>

    不甘心被燕楚歌算计了,自己什么也做不了。</p>

    更不甘心,自己面对燕楚歌连反抗的余地都没有。</p>

    “活着,就可以等待机会!”</p>

    敖北的这句话,韩冥很赞同。</p>

    所以韩冥决定要回到真武圣宗,即便要过上很长一段忍辱负重的日子,他还是要回去。</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