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找到内鬼了!

    铮!</p>

    林雪一声剑鸣,拉开最后的序幕!</p>

    林雪所学亦是执剑战法,事实上林家历代都是专研执剑战法的慷慨悲歌之士,虽然在辉耀全境算不上一流,但在晨风区这一亩三分地里,‘林家剑’也算是名震一方的旗帜。</p>

    乐语刚交上手,就充分感觉到林雪剑路里绵里藏针的阴厉。如果说高进的执剑战法是官方的,死板的,中平大开的王者之剑,那么林雪的执剑战法就是阳谋与阴谋结合的枭雄之剑!</p>

    剑光之下仍有剑光,鞘剑之中若隐若现!</p>

    林雪右手剑急攻迅疾,左手剑鞘却是隐而不发,但却给乐语极大的危机感,六分力用于迎击,四分神用于留意!比起高进那一泻千里的鞘剑光,林雪的鞘剑就像是拉开保险按住扳机的铳,令人全身细胞都在进行颤栗警告,然而这必杀一铳却始终在瞄准而没有发射!</p>

    执剑武者最危险的是什么时候?永远都是她的剑鞘正在蓄力的时候!</p>

    这就是林家剑,光明正大而又阴险难测!乐语也只是从千羽流记忆里略知一二,千羽流虽然没有跟林锦耀正式交手,但偶尔的切磋,也让千羽流深刻认识到林家剑的独具一格。</p>

    因为战法都是国家公开的技术知识,所以像宗门这种以‘技术’为主的利益集团自然是无法出现,顶多只有武馆流派这种类似于‘传统文化保护协会’的交流俱乐部,毕竟大家都知道学战法最好的方式就是考军院,只需花费最小代价就能获得最好的战法教育,才不会随便找别人拜师。</p>

    虽然传统师徒比较少见,但血脉相传却是常事。父母在战法上有所成就心得,自然会传给子女,子女又推陈出新,然后代代更新优化,说不定哪一天就会被炎京皇家学院看中,家族心得转身一变就变成全国都要学习的新技术呢?</p>

    在这个世界,很少武者会藏着掖着自己那点小心得,反而是会在数年一次的战法交流大会里尽其所能展现自己的修炼成绩,让皇家学院看重自己优化过的战法。若是被选上,除了光宗耀祖,在炎京战法馆名垂千史外,甚至还有机会执教皇家学院,这可是实打实的利益,抢崩头也不为过。</p>

    至于将心得藏起来,以求让自己一家一脉从此显赫,那是痴心妄想——你不去上传论文,难道别人就不上传了?就算大家都不上传,但皇家学院可是常年集聚一堆平民武疯子,他们日日打架夜夜研究,时时刻刻都在推进优化战法体系。</p>

    你今天藏起心得,让自己一家的战法比别人厉害0.5,结果明天皇家学院一更新,战法平均水平上升1.5,你研究出来的心得瞬间变成废纸。</p>

    千百年的政策推进,早已将‘勇于创新乐于献国’的思想铭刻在所有武者心里,因此每个家族都会有自己专研的魔改战法。这些魔改战法里,只有极少数是总体水平比官方战法强一点点,而更多的,是牺牲某方面的劣势,来强化另一个方面的优势。</p>

    林家剑就是如此,林家子弟必须从小就抱着一柄剑同睡同练,借助儿童成长时的精神增长来进行养剑养鞘,并且将大部分心思都用于修炼‘鞘里凝光’的技巧,到最后便修炼出这么一门鞘剑光威力奇大的魔改战法。</p>

    好处自不必提,坏处也很明显,不仅增加了学习门槛和学习时间,最重要是一旦从小蕴养的剑和鞘断裂受损,那就等于过去花费的养剑时间全部白费。</p>

    某种意义上,这只是一种借助外物的旁门左道,因此林家剑也止步于晨风区星刻郡里,无法登上历史舞台。</p>

    不过,虽然林家剑是缺憾重重,但真要乐语他上的时候,他却是不敢轻掠其锋!</p>

    没错,如果林雪没这柄从小养到大的剑,乐语一巴掌就能将她扇懵逼了,但问题是她有啊——这就像是对面虽然比乐语低一两级,但却比乐语多一个大件装备,而且这个大件还是一次性爆发道具!</p>

    对于乐语来说,林雪的鞘剑光不亚于死亡一指,虽然乐语被戳中只要不是要害也不会死,但重伤是肯定避不了的,因此他打起来才小心翼翼。</p>

    执剑战法·上天入地!</p>

    林雪的剑光忽然两分,同时攻击乐语上下路,真剑隐于剑光之中,乐语无法瞬间判断林雪的真剑究竟是攻向哪一方。</p>

    但是没有关系!</p>

    咬战法·荒咬宇咏!</p>

    乐语双手做荒咬状猛击剑光,顺势画了一个大圆,无论林雪真剑何方一样得被他的宇咏光爆咬住!</p>

    然后——</p>

    洪吐!</p>

    乐语忽地欺身上前,双掌横推,光爆绽放,似要趁势追击,断定胜负!</p>

    然而就这瞬间,乐语忽然大幅后退,洪吐依旧,但不是用于追击,而是用于护身,瞬间身前一片片白茫茫,附近的光线被大幅扭曲,围观群众感觉周围的光线都变暗了。</p>

    铮!</p>

    林雪的长剑撕开了光幕,平静地指着乐语。她手持的剑鞘鞘口微微闪烁着金色亮光,显然是鞘光已经存储满溢,随时都一触即发!</p>

    没骗出来呢……乐语心里微微一沉。</p>

    林家剑的所有威力,都在于第一下鞘剑光,鞘剑未发,人人畏惧,鞘剑一出,游戏结束——若不能赢,那必然败</p>

    只要林雪消耗剑意槽爆出第一下鞘剑光,那她就对乐语再无威胁,乐语想她摆出怎样的姿势她就得摆出怎样的姿势——被吊锤的姿势。</p>

    因此乐语刚才的欺身猛击,目的就是让林雪感受到极大危险,骗出林雪的鞘剑光。只是没想到林雪居然这么稳健,要是他刚才真的打下去,那林雪可以从这里街口飞到那边街尾。</p>

    阴音隐认为乐语能打赢林家的复仇者,这个判断还是相当靠谱的。高进不提,纯粹白给,夏林果是个隐藏多年的千羽流狂热私生饭,怪不了阴音隐,而林雪这个明面上最强的复仇者,但也就只有一下能威胁乐语。</p>

    哪怕乐语现在身体有伤体力大幅消耗,但只要乐语稳扎稳打,拿下林雪并不算是什么难题。刚才乐语也只是试一试,若是真能骗出鞘剑光,那就可以提早终止仇断了。</p>

    只是,林雪究竟是不是内奸?如果她不是,那难道阴音隐对内奸的猜测是错误的?如果她是,她究竟有没有后手?</p>

    乐语脑海里掠过许多念头,但最后只剩下一个想法:打赢她!</p>

    断绝林锦耀的门人子女加入白夜的机会!</p>

    林锦耀已经死了,没必要让他的门人子女也步上他的后尘,为那劳什子白夜牺牲——连区区一个千羽流都打不过,就别想着天下兴亡匹夫有责了,好好回家多学几年,留待有用之身吧!</p>

    铮!铮!铮!</p>

    爪剑相交激起阵阵爆响,光爆绽放刺得周围人眼睛生痛,不少围观的武者发现刚才被林雪剑网逼得后退的千羽流,这时候忽然莽得反过来将林雪节节逼退!</p>

    “连林家剑也成为千羽流的踏脚石吗……”</p>

    “他不怕鞘剑光吗?”</p>

    “刚才千羽流骗剑光不成,现在反过来轮到林雪不敢动用杀招了!”</p>

    只要不用鞘剑光,林雪根本不是乐语的对手,光是实打实的光爆碰撞,乐语的荒咬洪吐能够轻易撕碎林雪的剑光。没过几招,林雪的形势就已经岌岌可危,若不是乐语偶尔用虚招闪避,不然林雪早已败下阵来!</p>

    ‘还不用?还在怀疑我骗招?……那就来真的!’</p>

    乐语拍散林雪递过来的剑光,忽地欺身双掌横推,似要施展洪吐。就当众人以为这是再一次骗招时,他却是实打实将手掌印在林雪胸膛上,劲力爆发!</p>

    林雪被强劲震得后退,瞬间五脏沸腾气血翻涌,不等她吐出一口伤血,乐语的杀招已经近在眼前!</p>

    咬战法·荒咬!</p>

    乐语一手抓向林雪的脖子,光爆碎空,劲力破音,这一抓下去,足以裂石劈铁,断骨碎金!</p>

    只要林雪继续后退,那乐语左手蓄力已久的洪吐就会顺势将她击飞到人群里,宣告这场仇断的胜利!</p>

    无论谁是内奸,这一切都会画上句号!</p>

    然而——</p>

    林雪没有退!</p>

    她咬破嘴唇通过疼痛清醒脑袋稳住身子,反手将剑鞘递向乐语!</p>

    当乐语的手抓住林雪的脖子时,林雪的剑鞘也已经抵住乐语的胸口!</p>

    一种几乎要被贯穿的颤栗感刺激得乐语头皮发麻,林雪的剑鞘光蓄势待发,乐语避不开,挡不住!</p>

    但是,林雪你的脖子也在我手里!</p>

    只是当乐语看到林雪那平静的眼神,就发现自己从一开始就想错了。</p>

    林雪不是内奸。</p>

    林雪也不是托诺言志,笃定自己必然能战胜千羽流。</p>

    她从一开始,就是来找千羽流同归于尽的。</p>

    所以面对乐语的试探骗招,她才会不闪不避,也没有动用剑鞘光。</p>

    直到乐语真的出尽全力时,林雪便能创造出一个完美的机会,令乐语避无可避——虽然这个机会,需要以她的死亡作为代价。</p>

    那么,接下来要怎么办?</p>

    杀了林雪?</p>

    乐语重伤?</p>

    还是说乐语留林雪一命,等自己死了之后就夺舍林雪,作为一个复仇成功的美少女开始崭新的生活?</p>

    千言万语,在乐语的脑海里凝聚成一句脏话:</p>

    林锦耀、千羽流,你们两个早该下地狱的死鬼净他妈要老子给你们擦屁股!</p>

    说时迟那时快,乐语散去右手的所有力气,左手洪吐光爆如潮,重重印在林雪的腹部!</p>

    与此同时,林雪手持剑鞘的手忽然微微颤抖,剑鞘口满溢的光忽然消散。她被乐语一掌打中,更是武器直接脱手,呜哇一声瘫倒在地。</p>

    结束了。</p>

    林雪没有发出剑鞘光,乐语没有杀林雪,这场仇断以一个最完美的结局落幕了。</p>

    乐语重重呼出一口气,全身都放松下来,心想今天得请假去医官司推拿了。他看了一眼倒在地上脸色惨白的林雪,走过去想将她拉起来。</p>

    忽然,一声刺耳剑鸣爆响,随之而来的是撕心裂肺的怒吼:“千羽流,休想杀我侄女!”</p>

    乐语一巴掌拍散剑光,骂道:“林雪恩,滚开!”</p>

    忽然杀向乐语的正是林锦耀的弟弟林雪恩,只见他剑光纷舞杀向乐语,悲愤地说道:“仇断你已经赢了,林家祖宅也是你的,你为何还要赶尽杀绝!”</p>

    “我没有!”</p>

    这林雪恩的战法境界还不如林雪,乐语跟他来回数下已经颇不耐烦,直接宇咏震开他的长剑,然后洪吐重印,心想将他逼退了事!</p>

    然而林雪恩这时却是不退不避,长剑挽了一个剑花,反过来斩向乐语!</p>

    草,你们林家都爱同归于尽吗?</p>

    但就凭你,你配钥匙,你配几把?</p>

    乐语很肯定自己的这一记洪吐印,能在林雪恩长剑斩落之前就将他击飞数米远,心想既然你非要给脸不要脸,那我就客气了!</p>

    就在这个瞬间,一股浓重的寒意贯穿乐语全身。</p>

    强烈的恐惧,强烈的预感,强烈的威胁,通过乐语的精神感应污染他身体里的每一个角落!每一个细胞都在抗议,要求他马上闪避,马上离开,快点,迅速,赶快的!</p>

    刹那间,乐语意识到自己恐惧的原因——</p>

    有人在远处用狙击铳瞄准他!</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