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章 她的命门便是他

    身体被撕裂般的痛让刚经人事累的昏昏沉沉的乔西顾几近昏厥,她赤裸着身子靠在顾瑾衍的胸膛里,眸子微咪,像只慵懒的小猫。

    背后,顾瑾衍双眸清凉,他手臂搭在她纤细的腰肢上,紧了紧手臂,让她靠的更近。

    太阳已经偏西,A市是没有黑夜的,尽管室内没有开灯,但彩色的光束还是透过落地窗照了进来,落在床上人的小脸上,徒增几分暧昧。

    他一只手臂撑着下巴,圈在她腰肢的手上移,落在她的脸颊上,轻轻刮着,“走了十年,西顾,告诉我,你有心肝吗?”

    乔西顾眼皮动了动,眼角淌出一滴泪,“大神,我们离婚吧。”

    由于背对着,她未看见他沉下去的黑眸,继续说,“就算离婚了,至少我们可以做朋友。”

    说到朋友时,乔西顾心像被针扎似的疼的让她冒汗,走过校园的青涩,淡淡又幸福的恋爱,现在他们剩下的就只有一对靠不近的内心。

    云巫山上的一切让她觉得自己跟大神是还有一丝希望的,直到这几天他的疏离,他对十年的介怀,乔西顾才惊觉,绝口不提不代表不在意,十年造成的不仅只是隔阂,而是像一道巨大的沟壑,成为迈不过去的坎。

    “西顾,我跟你之间,要么交颈而卧,要么玉石俱焚。”

    之后,他便走了,像一道风吹过之后,就再也不曾出现过,可乔西顾始终记得,大神离去时,转身对她说的话,“西顾,这些年,你可曾真正相信过我?”

    “离婚可以,但哪怕痛苦地想死,也要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