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2016 > 免费小说 > 农家金凤凰

第六百四十九章 约定

    最后,孟冰菲跟陈三山媳妇一商量,放大伙几天假,三天后再把这个铺子重新开起来。http://www.biqi.me/

    在铺子里呆了差不多一个时辰,孟冰菲陪着大伙把地上摔碎了的美容膏打扫干净之后,这才告别了铺子里的大伙,准备去做一件事情。

    “菲儿,等一下。”就在孟冰菲前脚刚从铺子里走出来,她身后,陈三山媳妇急匆匆的追了上来,叫住了她。

    孟冰菲回过头看着追上来的自家三舅妈,微笑看着她问,“三舅妈,还有什么事情吗?”

    陈三山媳妇一脸担心的看着孟冰菲,抓过她手紧紧的握着说,“菲儿,你答应三舅妈,这件事情你可千万不要意气用事,今天我看那些来咱们铺子里砸的人,一个个都不是善荐,你要是想找他们,你千万不能一个人过去,起码也要等外甥女婿回来再作打算。”

    孟冰菲笑了笑,握着陈三山媳妇的手保证道,“三舅妈,我不会去这么做的,你以为你外甥女我是个傻瓜吗,你放心吧,你先回去,这几天就在家里好好休息一下,三天之后,我们铺子再重新开业。”

    陈三山媳妇盯着孟冰菲看了好一会儿,一再的向孟冰菲求保证,“真的不会这么做?你不要骗你三舅妈我呀。”

    “三舅妈,我现在跟你保证,我不会去找那些人报仇的,况且现在我们也不知道那些人是谁,我找谁报仇呀,你说是不是?”孟冰菲一脸哭笑不得的看着自己这个三舅妈保证道。

    陈三山媳妇这才想起好像他们到现在都还不知道砸他们店铺的人是谁呢,想到这里,陈三山媳妇这才放开孟冰菲的手,不过还是没忘叮嘱几句,“那你自己小心一点,我现在就怕那些人是问着你跟外甥女婿来的。”

    孟冰菲一听,眉头紧紧一拧,突然间,她想起了昨天晚上墨止轩跟她说过的话,心里开始怀疑今天的事情是不是跟昨天晚上他说的那件事情有关,顿时,孟冰菲心里就气了起来,恨不得把那些人千刀万剐才解恨。

    不过为了安抚自家三舅妈的情绪,孟冰菲脸上并没有任何看起来的的不妥,脸上带笑的跟她说,“我知道了,三舅妈。”

    孟冰菲跟自家三舅妈再三保证后才得以从她的爪下放出来,一上马车,孟冰菲脸上的笑容立即褪去,声音冷冷的朝马车外面赶着马车的老梁吩咐了一句,“去慎王府后院那里。”

    赶着马车的老梁听到马车里自家主子的吩咐,赶着马车的方向往左边一拐,马车前进的方向跟他们平时进出城的方向是背道而驰。

    慎王府,世人只知慎王府的大门难进,殊不知,在这个令人充满神秘的慎王府中,还有一个隐蔽的秘密进出慎王府的地方,不过这个地方也就只有跟萧慎最亲近的人才知道,而孟冰菲却是知道这个秘密的其中一人。

    经过一条说宽不宽,说窄不窄的地道,孟冰菲来到了这间传说中的慎王府。

    孟冰菲从地道里一走出来,就看到守在地道门口的任贤,此时因为心中有事,孟冰菲表情严肃的朝任贤说了一句,“带我去见你家王爷,我有事情要找他商量。”

    任贤看了一眼孟冰菲,轻轻点了下头,声音低沉的说了一句,“跟我来。”丢下这句话,人家率先一步离开了这里。

    孟冰菲见状,紧跟着走了上去,作为第一次来的孟冰菲虽然很好奇这个让外面的人很好奇的慎王府,不过此时,她却没心情观赏这个地方,一想到今天早铺子里发生的事情,她身上就散发着一股生人勿近的气息。

    任贤也感觉到了今天不一样的孟冰菲,所以这一路上走来,他一直都很小心翼翼的领着孟冰菲去见萧慎。

    两人停在一间书房外,任贤语气平静的看着孟冰菲说,“王爷就在里面。”说完这句话,不等孟冰菲有所反应,任贤立即转身迅速的离开,眨眼之间,孟冰菲听见嗖的一声,他整个人就不知道藏在哪个地方保护着这间书房了。

    孟冰菲迅速推开房门,看到坐在书房里画着画的萧慎,没好气的说道,“我的铺子都让人给砸了,慎王爷居然还有闲情逸致在这里作画。”

    手拿画笔的萧慎听到门口飘来的这句话,轻飘飘的抬眼往孟冰菲这边望了一眼,笑着安抚了一句,“侄媳妇,你的脾气好像渐涨了不少啊,先进来坐一下,我这里很快就完事了。”

    孟冰菲听到他这句话,冷哼了一声,迈脚朝里面走了进来,然后自己找了一张椅子坐下,抬头看着正认真作画的萧慎问,“慎王爷,你还记得咱们上次的约定吗?”

    “当然记得,你帮我治好娇娘,我保护你在城里的家人跟财产,我没有记错吧。”萧慎停下手上的画笔,抬起头,一脸微笑的看着孟冰菲回答。

    孟冰菲听完他这句话,轻轻哼了一声,咬着牙对着他说,“既然你记得这件事情,那我的铺子今天早上怎么会好端端的让人给砸了,你就是这样子跟我约定的吗?”

    “什么,你家铺子让人给砸了?”正打算继续作画的萧慎听到孟冰菲这句话,停下了动作,浓浓的眉毛微微一挑,眼里闪过对这事的惊讶。

    孟冰菲看到他这个表情,拧着眉头看着他问,“你居然还不知道这件事情?我的铺子让砸的连个渣都不剩了,你居然一点都不知情。”

    萧慎听出自家侄媳妇话里的怒气,赶紧放下手上的画笔,开口安抚,“侄媳妇,你先别生气,这件事情我立即让人好好查查,到时候我一定给你一个满意的交待。”孟冰菲语气极不善的回了一句,“最好是这样,不然,我都要想想我们之间的约定是不要应该和废了。”萧慎摆出一幅讨好的笑容朝孟冰菲笑了笑,安抚了她几句,转身,脸上笑容立即消失,取而代之的是阴狠表情,大步走到房门口,用力打开房门,朝外面喊了一句,“任贤,你给我进来一下。”